微博@Akamiu_
原本是画手,但是现在双修文笔中
APH露中米英,以及等等……
很久不更主页了,但是不排除诈尸可能,所以感谢所有新的关注!
沉迷屁股中,吃源藏
有渣刀剑乱舞坑,这个我没有节操,除了爷攻什么都吃
p站id: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6210426

《投桃抱梅》番外——《婚·礼》

趁着记得放上来,老是忘记了_(:3JL)_距离《桃梅》的完售很久了,谢谢大家喜欢的这篇~新年给大家吃糖~~~




《投桃抱梅》番外————《婚·礼》



那场轰动世界的“交易”风波才刚刚平静。人们猜测天生不合的黑桃king和梅花king之间究竟商讨了什么才能使这场战争如此和平地结束,究竟是什么能让这两个生性固执的王放下刀剑、握手言和,可仅仅过去一个月,梅花国和黑桃国的联姻公告再次让全世界都为之震惊。

“什么嘛什么嘛!伊万这个大叛徒要抛弃哥哥、迎娶小耀耀、投奔幸福生活了吗!说好的一起阻止黑桃红心的联合呢?结果他自己倒是和黑桃国臭味相投了啊!”第一个跳出来表示不满的就是方块king弗朗西斯了。也是诺拉和瓦修好说歹说解释了半天,弗朗西斯才了解到,伊万详细修改了公函,表示他是以伊万·布拉金斯基个人的身份迎娶王耀,并不是以一个梅花king的身份娶了黑桃jack,黑桃国和梅花国会加强友好往来的贸易关系,但绝不联盟。再加上这份公函是全文经由joker们审核的,弗朗西斯才算是勉勉强强接受了婚礼的邀请。

相比之下,婚礼邀请函寄往红心国时就显得平淡许多,唯一对婚礼表示欣喜且活蹦乱跳的是费里奇安诺,而本田和路德维希看上去更多的是呆愣和石化。二人都表示这才过去一个月,他们觉得整个世界都变了。由于也对黑桃和梅花是否有意联合表示担忧,他们抱着大半视察小半祝福的心态也接受了婚礼邀请。

再一个月后,婚礼如期举行。而这如期举行背后的辛酸伊万大概是感受最深的。首先就预算的问题伊万就和阿尔弗雷德吵了整整三天,阿尔弗雷德希望最高限度提高预算,一是因为“嫁”的是他的jack,所以他强烈要求明媒正娶,二是想要笑看伊万破费的憋屈模样。而伊万则声明他为了压下两国联合的舆论已经大费周章,所以希望尽量低调完婚,没必要按照王族婚礼的规格,而且他在“彩礼”上已经下了血本,认为那些也应该算进预算里。阿尔弗雷德又反驳那些彩礼不过是两国贸易上的一点让利,伊万则说他是要娶王耀不是买王耀,最后实在吵得不行差点打起来的时候,王耀被烦得大喊了一声“再吵这婚我就不结了!”,伊万吓得立刻趴倒拦腰抱住王耀不让他走,而阿尔弗雷德还没来得及嘲讽就被亚瑟一拳打倒在地,最后还是由基尔伯特出面调解,决定了以普通贵族的规格举办婚礼,宾客仅仅邀请四国的三位要员及部分王族权贵。

其次,两位king在婚礼现场的布置上又吵了起来,无非是就布置风格究竟是走黑桃国风格还是梅花国风格的问题,最后两位king被剥夺安排现场的权利,全权交给了黑桃queen和梅花queen来布置处理。基本上除了决定要联姻这件事之外,婚礼的程序他们是从头吵到了尾。

最后,阿尔弗雷德为了报复所有的怨气,拿了王耀故乡的规矩说事——禁止伊万在婚礼前的一整天见王耀。如果说其他的伊万都能妥协,这一点就触及他的底线了,就在伊万印堂发黑一脸想咬死阿尔弗雷德时,王耀把他拉到了角落,对着他悄悄说了几句话,又捧着伊万的脸亲了亲鼻子以示安慰,伊万才不情不愿地答应了这个要求。

结果就是,弗朗西斯在婚礼仪式前的午宴上,本想找伊万倒倒苦水、埋怨他的不仗义,却被一肚子不满却要强颜欢笑导致表情恐怖到狰狞的伊万吓退了这个想法,匆忙道了几句祝福就躲得远远的了。而婚礼终于要开始时,他在伊万的脸上见识到了什么叫狂风骤雨转晴。


尚有佳人一身白装,高高地竖起长发,款款而来,手捧祝福之花,洋溢幸福的微笑,确是如能拨开任何阴霾的光芒,更何况是在互相所爱之人的面前,在这神圣的婚礼之上呢。

王耀早已没了父母,便由黑桃king的阿尔弗雷德领着他进入礼堂了,即使是阿尔弗雷德将王耀的手交给伊万时,也不忘满脸微笑地狠狠剜了伊万一眼,在场的众人自是全部知趣地选择了无视,随后阿尔弗雷德便坐回了礼堂座位前排的亚瑟身边。而伊万平日脸上总是若有若无的戾气也是在牵过王耀的手时,烟消云散,就连平时怕极了伊万的一些人也能看得出他是真高兴。于是,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他们肩并肩地走到牧师面前。原本基尔伯特被指名做牧师,但他表示自己并不合适说这种严肃的宣词,只是作为证婚人站在了一旁。在牧师的示意下,他们双手相牵,面对面,向对方说出准备好的、也是在心里深藏已久的誓言与爱意。

“耀,感谢你愿意承我所爱,成为我的唯一,让我做你的爱人,你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比阳光还要珍贵,在遇到你之前,我甚至不知道自己过的是什么日子,是你改变了我寒冷枯燥的生活,而我,愿意用百倍、千倍的爱来回报你,不论贫富与否、健康与否,我都爱你,愿与你共度此生。”

不动声色地,他们双手相握的力度重了几分,王耀的睫毛轻颤,眼角微红,片刻的沉静后,也说出了自己的誓言。

“伊万,虽然我们的初见并不愉快,但是此后,你让我感受到了自身的价值,感谢你的珍视,和无所畏惧的爱,我不妄言有多了解你,但有一件事我是再清楚不过的,那就是...我也爱你,愿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二人相视一笑,其中的爱意的情感,只有他们自己能够体会,只是这感情的发散,让在场的所有人,都觉得有幸见证他们的誓言。直到牧师再度对他们说道:“伊万·布拉金斯基,王耀,在神与各位见证人面前,你们,愿意与对方承诺忠实,互结姻缘,直到永远吗?”

“我愿意。”他们相视,异口同声。

“请交换戒指。”

话音落下,小joker彼得匆匆上前,双手捧上一对精致的绛红色小礼盒,亚瑟此时默默起身走到彼得身后,帮他打开了那两个盒子,对他们说道:“这对戒指,是我们共同的祝福和心意,方块国的设计、梅花国出产的宝石、红心国的工艺,以及由黑桃国的我,在上面施加的魔法。”

王耀惊讶地睁大眼,伊万的眼神也表达出了他的好奇和疑惑,在他们开口询问前,亚瑟对王耀正言道:“王耀,我曾无数次向你核实你的想法,并不是我不相信你们的感情,只是你选择的这条路过于辛苦了,这不仅是异地的爱情,还是一场异地的婚姻,更何况,你们身居要位,有太多的束缚和责任,但直至婚礼前,你仍然没有丝毫改变的意思,所以,我也决定送上这份特别的祝福——我在这对戒指上施予的魔法,能够让你们两人即使相隔两地,仍能感觉到对方的存在,思念越强,感受越深,甚至能够感觉到对方的想法....也仅此而已,一点大家的绵薄之力,只希望你们,能够一直幸福。”

“亚瑟....”王耀垂眸,眼眶湿润,话语带着一丝哽咽,“很抱歉...我的任性....谢谢,谢谢....你们。”

“我也很高兴。”伊万认真说道,“谢谢你们的成全,尤其是你,黑桃的queen,我对之前想要掳走你表示歉意,但同时又非常感谢你,如果不是你,或许我没法那样遇见小耀。”

“只能说,阴差阳错啊。”亚瑟释然地笑笑,让彼得递上两枚戒指。在他们庄重地为对方戴上戒指后,又带着彼得坐回位置上。

“现在,你们可以亲吻彼此了。”牧师如是说。

接着,在鲜花、婚乐、礼炮、和掌声中拥吻,唇瓣相抵的,热烈的深爱。


随后,人们从礼堂迁至会场,由罗德里赫布置的乐队奏响一曲又一曲的欢乐,这场宴会,直至夜晚。期间,人们轮流向新人祝福,互相攀谈,尽情吃喝玩乐。

阿尔弗雷德拿着一杯香槟站在亚瑟身边,夸张地抖了抖另一只手臂,调笑道:“刚才那头恶熊的誓言,肉麻到害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啧啧~亲爱的,我们结婚时我说的誓词要好多了,是吧?”

亚瑟冷笑了一声,仍在摆满花束的大餐桌上找红茶,若无其事地回应说:“是啊,没那么肉麻,你说的比那蠢多了。”

“什么?!”阿尔弗雷德挤到刚找到一杯红茶的亚瑟面前,嚷嚷不平:“这不可能!”

“哈哈,这点哥哥我作证哦~”弗朗西斯边喝着红酒,一边晃晃悠悠的走过来。他算是最会享受这样宴会的人了,和费里奇安诺一起满场跑地换舞伴,与那些高贵美丽的女士们交谈共饮,甚是欢乐,除了瓦修一直守着诺拉也不让她碰酒有点让他扫兴以外。“小阿尔你的誓词啊,就像小男孩对青梅竹马的告白一样清纯啊哈哈~”

“哼”阿尔弗雷德不满地转过头喝了一口香槟,独自小声嘟囔:“算你说对一半,本来就是青梅竹马。”

“说起来,你真的不打算碰酒吗,粗眉毛酒鬼?”弗朗西斯半个身子倚靠在酒桌上,让人担心他的礼服被桌上的各色点心弄脏。

“....不用你管,胡子混蛋。”闻着满室的酒香,亚瑟的内心本来就动摇,不过这么多年来,自己的酒品他也多少明白过来,实在不想在别人的婚礼上做出什么失礼的行为。“想喝酒去找王耀他们祝酒啊。”

“我刚回来~”弗朗西斯把高脚杯里最后一口酒干了,指了指对面,“瞧,现在是红心国那些人呢。”


“在下,以及红心国的同伴们,都由衷地祝愿你们幸福,王...先生。”本田菊的举止优雅谨慎,即使他在言语中有些许迟疑,也可以做到几乎滴水不漏的掩饰。

没错,几乎而已。王耀并不多么在意,莞尔一笑,颇有风度地回答:“谢谢,承蒙你们的祝福,谢谢你....小菊。”

本田讶然地张大了嘴,又迅速恢复,并怀疑自己的耳朵。“不需要惊讶,小菊,那个时候,你愿意挺身而出,我便明白,你并没有忘记我,那样...就够了。”

本田下意识紧了紧手指,“那个时候...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离开......对不起...”慢慢地、轻轻地想要从喉咙里挤出那两个音节,“ni...n......”直到王耀伸手阻止了他,“不用勉强,不知道也好,你有这份心就足够了,我也是...真心感谢你们的祝愿。”

比起王耀和本田之间愈谈愈融洽的氛围,就在旁边的路德维希表示非常无奈,因为伊万虽然看起来在和他交谈,却有至少一半的听觉和心神用在了旁边二人身上。逼得他不得不轻咳来提醒伊万,“咳咳...关于我刚才说的......”

“嗯?”伊万还是那副笑容,“你刚才说了什么?”

果然没在听我说话....路德维希不由得觉得丝丝胃疼,“我是问,现在我究竟如何称呼你才好,伊万?还是梅花king?”

“唔~这个嘛”伊万摇摇头,他自然是明白红心king心中顾虑的,“路德维希,我是作为伊万邀请你参加这个婚礼的,绝·不·是梅花king哦,我也希望路德维希你呢,能好好享受我们的婚礼,抛弃那些并不存在的杂念。”

路德维希沉默了两秒,向伊万举杯,“当然,严谨的老毛病而已,新婚快乐。”

伊万回敬,酒水下肚那一刻,全场的灯光变暗,较为明亮的白光打在了以罗德里赫为首的交响乐团上,虽然他并不是指挥家,而是拿了一把小提琴,同在这数十人乐队里的,还有准备了一把长笛的基尔伯特。

“啊,到时间了。”伊万提醒身边的人。

王耀应和了一声,和伊万一齐走到了人群自动让出的舞会场地中央,指挥让另一束光线打在他们二人身上的是在后台忙碌一整天的伊丽莎白,随即罗德里赫和伊丽莎白互相示意之后,乐队的指挥家开始挥舞,悠扬的小提琴曲首先带出前奏,再是长笛和各种管弦乐的加入,而伊万也搂着王耀,含情脉脉,翩翩起舞。直到这段领舞终了,伊万向全场的宾客宣布晚宴正式开始,灯光亮起,乐队奏起欢快的舞曲,宾客们都带上自己的舞伴步入舞池,一同舞蹈。而伊万呢,则不知不觉地拉着王耀悄悄退场,迫不及待地想要独处的二人世界了。


几乎是刚走进梅花king的寝室,王耀就被一把大力地抱住,把他抱得快要脚尖离地,伊万几近贪婪地索吻,掠夺气息,舔吮唇舌,吻得王耀全身发软,脑袋发飘,脸上更是红了几分。

“小耀,你今天喝得不少啊。”

“嗯...”王耀偏了偏头,喘了几口顺气,“不打紧,没喝醉,倒是你....居然没碰那几瓶烈酒?”

“唔...你知道原因的。”伊万埋进王耀颈侧,略带撒娇意味地问:“那么,说好的礼物呢?”

为了让伊万能接受那个一日不见的条件,王耀告诉他,如果他能忍过这一天,晚上会送他一件礼物,伊万自是期待了一整日。“别急”王耀灵巧地从伊万怀里钻出去,往里屋走,“让我先把这身装束脱了,怪重的。”王耀和伊万的礼服是款样正式的大衣,尽管已经是春季,梅花国仍需要罩一件厚重的外衣,和伊万早已习惯了不同,来自二国的设计师拼命往服装上面挂蓝的绿的装饰,以至于这件婚礼服对王耀来说就显得繁重了些,室内非常温暖,所以他快速地把大衣脱掉了,只剩一套单薄的上衣和裤子而已。伊万无奈地笑笑,也把外套脱了。

很快,王耀注意到房间内蔓延着一股怡人的香味,而那香气,他再熟悉不过了,即使这婚房里点了不少香烛、装饰了不少花束,他仍能辨别出那股檀香味道。循着气味,他两眼便看到了曾经的矮桌上,正摆着他之前偷偷留在梅花国的小香炉,伊万送他的,他为达目的曾用过的,他私心不愿带走的香炉。

“小耀可真狡猾”伊万从背后抱住王耀的腰部,把头搁在爱人肩头,“明明知道我很想念你的,还留下这个。”

王耀忍不住勾起嘴角,轻笑着回答:“彼此彼此啊。”

相思成疾,唯有相见方能治愈。王耀在伊万怀里转过身,说:“把眼睛闭上。”

“嗯?”

“你不是说想要礼物吗?把眼睛闭上。”

伊万乖乖闭上双眼,王耀便牵起他的双手,慢慢走动,“别睁眼,我带你去看。”就这么走了一小段,伊万感觉周围的空气变冷了,不过这毕竟是在他梅花king的寝室,平日也是闭着眼就能摸清的熟悉地方,所以他很明白王耀这是带着他走到了阳台,脚下似乎有些异样感,但他只是好奇。接着,王耀牵着他缓缓转了半圈调换位置,又指挥伊万向后退了几步,直到阳台的扶栏抵到伊万的腰。

“好了,睁开眼吧。”说着,王耀松开手。


夕阳仍有一小圈光环露在外面,橙金色的光线如虹,尽数洒在他的爱人身上,而他身后,一整个阳台的向日葵,也映出柔光,王耀立于花丛里,满脸笑容地看着他,眼眸里的鎏金是比熔岩更加热烈的爱意,却比夕阳要更温柔。即使是天堂,恐怕也没有比得上此番的美景,何况伊万心中那最美丽的眼睛里,还有他自己的身影,痴痴地望着眼前人,说不出话来。

“虽然只有一小会儿,不过这样...你两样东西都能拥有了。”夕阳下,宫殿中,向日葵花丛里,王耀走近伊万,“礼物,你还喜欢吗?”

一瞬间,伊万几乎泪目得看不清眼前的景色,但他很快擦去朦胧,一秒也不舍得挪开视线。他伸出手把王耀牢牢抱在怀里,字句颤抖,“但是啊,我现在有了更加珍贵的事物....怎么办,小耀,我恐怕,一辈子都离不开你了...不,即使到下辈子,我也不舍得放开你了。”

王耀笑着回应那个拥抱,抬手轻抚伊万柔软的浅色头发,那也令他喜爱不已,耐心地听伊万说着任性话。“真是贪心的家伙,谁知下辈子,你我又是什么身份、什么立场?”

“不”伊万抬起头,认真地盯住王耀的双眼,“我很确信,不论在哪个世界、不论你我是什么人、不论你我立场身份,我都一定会爱上你,像命运一样。”

王耀似是思考了一会儿,“......即使是,无法言说,也没有结果?”

伊万又抱得更紧了些,低声说:“那样...就太痛苦了......但,我想是的。”光是想象就让人痛彻心扉,王耀也凑得更近了些,然后主动吻了上去。或许是吧,王耀想,他不敢保证自己永远这样勇敢,不敢保证更加残酷的现实不会把他们分开,但他也爱伊万,不论在哪个世界....他也如此坚信着。

亲吻是深情的,充满了爱的,但他们不愿离开似得,拥吻得更加热情,也探出舌尖去加深这个吻,渴望没有止境的互相深入...夕阳西下,这可是他们新婚的夜晚。不知是第几个快要喘不过气的深吻,王耀看着伊万,努力言说着,“去...去床上......”

伊万很爽快地答应了,一把抱起王耀就走进屋里,快步到床前时,王耀挣扎着下了地,“等!等一下!”

“怎么了?”伊万以为王耀只是不希望又被扔进床里,不过王耀默默靠近床沿,把被子掀了开,露出一床的向日葵花瓣,接着羞红了脸,爬上了床,“那个...本来亚瑟说一般是用玫瑰花的,不过我一口气采了很多向日葵来所以....你...不介意吧?”

怎么可能介意?!伊万心里是高兴地快要乐疯了还差不多。我的小耀多么可爱!又是多么主动啊!

于是他也爬上床,等不及要“爱抚”他的恋人了。舔咬身下人的身体,换来一声声的喘息,或是更加甜美的娇吟,肌肤的接触、肉体的交融给予二人身心的满足。所谓爱情,就是会附带占有欲和情欲的奇妙事物啊。

春宵一刻值千金,这个婚礼、这份礼物、这个新婚之夜,定是他们永不相忘的记忆。



END

评论(13)
热度(224)

© Akamiu_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