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Akamiu_
原本是画手,但是现在双修文笔中
APH露中米英,以及等等……
很久不更主页了,但是不排除诈尸可能,所以感谢所有新的关注!
沉迷屁股中,吃源藏
有渣刀剑乱舞坑,这个我没有节操,除了爷攻什么都吃
p站id: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6210426

【沙苏露中】心迁移[10]

心迁移[9]


chapter 10



“这是你们的弟弟,伊万·布拉金斯基,来,伊万,过来认识一下你的两个哥哥。”

男人抱以极尽的温和与谨慎,小心翼翼地将一个完全陌生的8岁男孩儿领到他另外两个儿子面前,这么介绍道。尽管男孩儿与他的兄弟们长相如出一辙,有着布拉金斯基家族特有的铂金发色和漂亮的眼睛,且带着一些迷茫与羞怯,不似一个讨人厌的小孩儿,但他的两个兄长不约而同地冷冷盯着他看,甚至是有些许敌意的。

“这是斯捷潘,这是伊利亚,伊万,叫哥哥。”男人继续介绍着,把伊万又往前领了几步。伊万紧张得扯了扯裹得严实的围巾,眼神里透出一点憧憬与期待,毕竟到今天为止,他从未想过自己还会有两个兄弟,如此相似的样貌也令他倍感亲切。

直到它怯怯地轻声说:“哥...”

“噢得了,打住吧。”他最年长的兄弟伸手阻止他,金色的眼眸里满是鄙夷和厌恶,甚至是不愿同他讲话,直接掉头抨击他们共同的父亲。斯捷潘用食指直直地指着站在他父亲旁边的安雅,对他的父亲说:“爸,我真是看错你了,居然会跟这种没名没分的野女人在外头搞出这种野杂种,还把他带回来!我是绝对不会承认的,让这个小杂种滚回他该去的地方。”

“你...!”男人显然也吃了一惊,没想到他年仅16的大儿子会说出这种恶毒的话语,方才的温和也转为愠怒:“我不允许你这样说你弟弟!你要搞清楚这个家是我说了算,伊万也是我亲生的儿子,就不是什么杂种!”

斯捷潘摊摊手,不屑于争吵,“随你的便,要解释的话跟我妈解释去吧。”说完这句便扭头就走。

从刚才起就一言不发的伊利亚瞥了一眼已经攥紧了拳头的安雅和变得有些恐惧的伊万,慢慢地也跟着斯捷潘摔门出去的方向走了,临走前他小声说道:“真是遗憾,父亲,这次我难得和斯捷潘的想法一致,他不适合这里......没有人会欢迎他的。”

伊万被这气势吓得不敢说话,甚至不敢大声呼吸,房间里片刻的沉寂后,男人安抚地摸了摸伊万的脑袋,接着泄气般坐下,扶额说:“抱歉,安雅,这两个孩子......跟我完全不像....是我对他们疏于管教了。”

安雅对斯捷潘和伊利亚离开的方向皱皱眉,说:“我并不关心这个,你知道的。”

“是...是...”男人附和道,“我向你保证,只要我在,你和伊万就是绝对安全的,这是...我亏欠你们的。”

安雅没有回话,只是点点头,叹了口气,蹲下将伊万抱在怀里。

但是年龄尚轻的小伊万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两个兄长厌恶至此,他们明明第一次见面。天真的他以为是自己羸弱的体质和憔悴的面庞导致他被讨厌的,仍然想着是否有办法可以讨他两个兄长喜欢,以缓解他们之间的关系。只是长时间下来,他得到的依旧只有斯捷潘没好气的“滚开”和伊利亚冷漠的无视,渐渐地,伊万也放弃了,父亲对他们行使的是隔离政策,与其说是隔离这三兄弟,不如说是想要把他和家族里的其他人都隔开。

伊万慢慢了解到,他偶然在花园里瞧见的一个女人,是他兄长们的母亲,那个重病的,却仍旧端庄优雅严肃的女人,只有在瞧见他时会隐约露出仿佛要把他生吞活剥了的怒意。布拉金斯基家请得起最好的医者,但那个女人依旧一天天衰弱下去,相对的,伊万的先天性心脏病被治疗得不错,虽然无法痊愈,也能压抑到让伊万看起来和普通的小孩子差不了多少,顶多是容易生病了点。

大概就是这个转折点,布拉金斯基家的佣人们之间开始有各种流言,约摸是,本来下一任家族继承人在斯捷潘和伊利亚之间竞争得如火如荼,而突然冒出来的小儿子伊万虽说并不受家族里所有人待见,却是颇受家主偏爱的,如果大夫人早故,那么下一任家主究竟是谁就不好说了。而伊万只是听从母亲安雅的话,专心调养身体,对什么家族继承者也没有概念,但他渐渐感觉到,斯捷潘和伊利亚对他的态度渐渐地已经不止是不好那么简单了,那种直冲脊背的寒意和恐惧,他很久以后才真正明白,那是来自他兄长们的杀意,如果不是父亲的保护,他或许早该死了无数次也说不定。


谣言流传了不到半年,大夫人居然真的病死了,家族里举行了极为隆重的葬礼,连许多远方亲戚都赶来表示哀悼,事实上,他们可能更多的是想见见那个私生子,是否倒戈,恐怕还要视情况而定。

对了,就是那天,伊万第一次见到娜塔莉亚。

那天天气本就阴沉,到了夜晚也没有月光可供照明。伊万因为身体原因被特许不必参加为期一整天的葬礼,但那不过是家主保护他不暴露在人心险恶之下的借口罢了。因此,傍晚的时候,伊万独自在城堡一样大的家附近散步,走到小河的一座桥边时,他看见一个年纪相仿的女孩一个人站在桥头,身着黑色的公主裙,踮着脚努力往桥下看。

伊万赶忙走过去提醒她,“很危险啊!”待女孩儿注意到他时又问:“你在看什么?”

女孩眨眨眼,略显尴尬,“帽子...掉下去了......”

伊万也向桥下看,果然有一顶黑色的小礼帽浮在河面上,又恰好卡在了桥底。看着女孩忧心忡忡的样子,伊万提议,“我下去帮你捡吧。”

“诶,可...可以吗?”女孩有些担心地看着他。

“嗯,我试试看。”

伊万走到河边,挽起裤脚试了试河的深度,又捡了根木枝,扶着石桥底的边沿,一步步朝帽子挪过去,费了半天劲才勾着那顶帽子的蕾丝边,此时河水已经漫过他的腰。当把湿漉漉的帽子递给女孩时,伊万还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抱歉啊,这样大概也没法马上戴了。”

女孩摇摇头,眼神闪闪发光,“不...谢谢!我、我叫娜塔莉亚,你呢?”

“伊万”想了想,又补充道:“伊万·布拉金斯基。”

“诶?!”娜塔莉亚很吃惊的样子,“你是家主的儿子?”

伊万点点头,娜塔莉亚看起来更开心了,“那、那你就是我的表哥啦!”

这回换伊万吃惊了,娜塔莉亚晃晃手里的帽子,“总之,谢谢你啦,不过我现在得回去了,改天见,伊万哥哥!”

仔细一看,天色确实完全黑了,伊万放下湿透的裤脚,在寒冷的晚风中打了个大喷嚏,心里却是暖洋洋的,至少,他还有个能够好好相处的亲人,虽说是表妹,却比他那两个同父异母的兄弟亲切了不少。

只是第二天,他果不其然的感冒了,以至于他被父亲叫去时还在不停咳嗽。第二天是宴请一些还没离开的家族亲戚,家主便打算把他介绍给几个关系还算好的亲戚。伊万刚进房间时,看到的就是父亲正在向娜塔莉亚介绍他的两个哥哥,但娜塔莉亚支支吾吾地半天没说话,却在看见伊万时马上变得喜笑颜开,小跑着凑上来喊伊万哥哥,伊万只好边咳嗽边笑着躲开,解释说自己感冒了让娜塔莉亚不要太靠近他。

“叫我娜塔莎就好啦,伊万哥哥!”

娜塔莉亚不停向伊万撒娇,大人那边则有点尴尬,而他的两个哥哥更是脸色难看到不行,如果让伊万来说,那大概是斯捷潘和伊利亚对他动杀心的导火索了。



细节太过痛苦,伊万不愿再去回忆。那天之后,他再也没见过娜塔莉亚,因为就在当天晚上,在同一座桥上,斯捷潘把他推到了河里,伊利亚就在远处默默地看着他完全沉下去才离开。伊万不记得自己怎么得救的,只知道那次之后他的病情急速恶化。他的父亲即使知晓一切却毫无办法,甚至因为过于忧心他们兄弟三人的关系而心生郁结,也变得体弱多病起来。大概深知自己无法继续保护安雅和伊万母子,安排了他们某一天逃离这个杀机四伏的家族。就在他们逃走没多久,便传出家主也病逝的消息,布拉金斯基家就暂由年轻的两兄弟共同管理。也不知道斯捷潘和伊利亚是用何种手段封锁了消息,渐渐的,再没人知道布拉金斯基家还有个私生子。

“是他们杀了你父亲,肯定。”安雅在得知家主逝世时,这么绝望地说道,“那两个人...完全就是恶魔之子......他们会有报应的...一定会有报应的!”


所以,光是活着,就耗费了伊万所有的精力。他的童年都是在跟病魔斗争,也无意识地选择去遗忘那些苦痛的过往。记忆渐渐模糊,他便淡忘了一切,忘了布拉金斯基家,忘了那两个想取他性命的兄长,也忘了娜塔莉亚。

但是,事到如今,他真的要去争吗?争夺回本该属于他的事物?

不。伊万摇摇头,将娜塔莉亚的名片扔进了垃圾桶。面对一个怀有杀意的手足本就痛苦,更何况即使伊利亚已经死了,他也不会是斯捷潘的对手,除了布拉金斯基这个姓氏,他什么筹码都没有,而斯捷潘,几乎是捏着他现在的命脉。


tbc...





【兄弟阋墙.......真的太有意思了!!ヾ(≧m≦*)ゝ虽然回忆杀很有意思,但还是迫不及待想切回时间线讲露中啊啊啊!!!幼伊万小天使嘤嘤嘤!!((以及我知道我坑文了好几个月....这次更只是回光返照...以后都是不定期更,嗯!但是更这篇时我都会把前一节的链接贴上的,方便回顾hhhhhhh~】

PS:《神之章》难产了,以前很满意的结局满足不了现在的我....简直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填这个坑,尤其为了找回写文的热情,打算开新坑了,对,就是之前开脑洞的《季城》:D目前只要有时间,会强迫自己更这两篇。((手生了文笔简直不能看......TDT


评论(11)
热度(61)

© Akamiu_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