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Akamiu_
原本是画手,但是现在双修文笔中
APH露中米英,以及等等……
很久不更主页了,但是不排除诈尸可能,所以感谢所有新的关注!
沉迷屁股中,吃源藏
有渣刀剑乱舞坑,这个我没有节操,除了爷攻什么都吃
p站id: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6210426

《黎夜交响曲》<奏之章> chapter 14(完结)

chapter 14(完结)



穿过灰市和地狱扭曲的黑暗空间,王耀和伊万更快地到达了罗马,即使此时的人界已是深夜。月亮皎洁,却躲在涌动的层层黑云之后,把夜空染得鬼魅异常,使得王耀莫名有着不好的预感。于是他找人的心情变得更加迫切,飞速地在整个罗马的上空巡视,而这一恶魔一幽灵,在偌大的罗马市确是不好找的,犹如大海捞针一般。伊万默默地跟在他后面帮忙寻找,虽然王耀提出了分头行动,但伊万简述了娜塔莉亚的厉害之处,以危险性太高而否决掉了这个提议。

“娜塔莎或许对你抱有敌意,有我在,最起码还能做你的挡箭牌,我想她至少不会伤害我。”伊万是这么解释的。

“....她真的是你妹妹吗?”王耀一脸狐疑。

“当然,我承认...她的偏执我也有责任,以前我不了解,现在......嗯...我已经在反省中了。”伊万这么笑着回答。

“没问题的”王耀安慰他,“你们是家人,总会有办法解决的。”

伊万只是点点头表示同意。


许久之后,夜空中,王耀飞得降低了些,穿梭在杳无人烟的街道中,暖黄色的街灯偶尔忽闪一下,但仍比月亮更加耀眼些。王耀找寻了半天无果,停在某个公园的一盏路灯下喘口气。路灯下,灯杆中,有一面较大的时钟,王耀见着后对伊万摇了摇头,“这样下去不行,伊万,天都要亮了,我们得想个办法。”

而伊万瞅了那时钟一眼,心中一沉,悄悄捏紧了手指。时间......

“让我想想...”王耀还在不停拍着脑门,踱来踱去,忽然,他灵光乍现,“对了,阿尔他们找的是恶魔之门,肯定不是人类肉眼可见地显露在人界,而门的方位身为恶魔的我不可能一点感应都没有!”于是他试着平静下来,闭上眼,想着他身为一名恶魔,如果他强烈地想要去往地狱又不能依靠自己的力量,那么,他便急需找到那扇能够接纳恶魔与亡者的门......

伊万默默看着王耀认真的样子,有些不安地扯动他的围巾,这是他想要掩饰什么的下意识动作。片刻,王耀似乎感觉到了微妙的共振,触动他的神经,于是他睁开眼,兴奋地指了指某个方向:“伊万!我感觉到了!应该在那边!”说完他便张开翅膀,作势腾空,只是他脚尖刚离地,便被伊万一把拽了回去,王耀微愣,发现自己轻轻地落进了伊万怀里。

感觉到伊万缓缓加重了那个拥抱的力度,王耀禁不住地心跳加快,如果不是在这种情况下,他肯定用力地抱回去了。只是时间紧迫,王耀稍稍抬头,小声问道:“怎、怎么了伊万?”伊万便低了低头,不由分说地在王耀唇上印下一吻。悠长,但没有过分深入的吻。王耀直觉得自己被这样一个温柔的亲吻弄得脸上都发热,只得呆呆地盯着伊万看。察觉到的伊万如往常那样露出一个安心的微笑,用他低哑却极其柔和的声音说:“小耀,你...一定要小心....”然后,便缓缓松开了手臂。

“说、说什么呢,那是当然的了”王耀有点不好意思,以为伊万只是撒娇,便朝伊万伸出左手,捧着他的脸庞以示安抚,“不是还有你陪着我呢吗?...”

只是这一触,伊万颤动了一下,甚至微微向后一退,随即又立刻承认道,“嗯...嗯!说的也是。”

王耀有点不明所以,随即又挥动翅膀向伊万招手,“那我们快走吧!”

“嗯。”在王耀转过身之后,伊万耷拉下了他那副苦笑,掏出了原来那副棕色的麂皮手套,并偷偷戴了回去,然后跟上了王耀的步伐。


不久,王耀找到了罗马竞技场的上空,四周查看了一番,确定了大致是在这附近。“大概...不在这个空间?像灰市那样的?”伊万提醒道。王耀点了点头,抬手在空中划开一道口,实际是划破了空间的边界。那道裂口慢慢变大,从里面映出的是血一般的红色光芒,且传来一阵野兽般的低吼。他们对视一眼,便迅速钻进了那个空间的缝隙。

映入他们眼里的,除了一扇巨大的石门,便是被一名天使手中的金色锁链紧紧拴住的一个恶魔和一个...恶灵?!那恍若野兽的嘶吼,就是从那个恶灵的喉咙里发出来的,被天使锁链锁住的他看起来尤为痛苦,在拼命地挣扎,被拴住的恶魔看起来则已经奄奄一息,无力反抗的模样。而娜塔莉亚紧紧攥住锁链的另一头,尽管挣扎的恶灵力量特别强大,她仍不肯放手。

“那不是亚瑟吗!那个人类...那个幽灵....他怎么变成了恶灵?!”两人都搞不清楚状况,但王耀和伊万眼神一对,便知道事态紧急,按他们一开始说好的——伊万去制住娜塔莎,王耀则去解救阿尔弗雷德他们。

“娜塔莎!”伊万远远便大声吼道,趁着娜塔莎回头的劲儿便冲到了她身后,反手钳住她的手腕,并喝道:“快住手!”

同时,王耀用尽全力地一记火刀劈开了那条锁链,并赶忙跑到阿尔弗雷德身边,把已经几乎虚弱到倒地的他扶起一些,那所谓“光明”的锁链仍缠在他身上,任王耀怎么都扯不下来,细细一看,阿尔弗雷德遍体鳞伤,左胸口还有一个很深的伤口,不停地往外淌血,那伤痕,仿佛有人要把他的心脏给挖出来。王耀急得一边按紧他胸口的伤口往里面输送魔力,边对着他骂:“你又作什么妖啊!这是第几次救你性命了!你要是死了欠我的钱怎么办啊混账!就算你是恶魔,心脏被挖出来碾碎也是会死的啊!”

阿尔弗雷德笑着咳嗽了两下,想说什么说不出,反倒冒了几口血出来,他似乎对王耀的赶到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惊讶,毕竟,这早就不是第一次了。

不远处,看着一切的伊万抓着娜塔莎的力道又不自觉地重了几分,如果他的上下齿之间卡着一颗核桃,估计也能叫他给咬碎了。又是那种让他反胃的感觉,他讨厌那个眼镜恶魔,万分讨厌。娜塔莎用力挣动起来,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伊万,“哥哥你做什么啊!”她心急火燎地用眼神和下巴指着对面,“是他们,逃走的幽灵和恶魔就是他们!得快点把他们抓回去啊!”

“娜塔莎!”伊万斥声喝住她,“你要是还把我当哥哥,就给我好好听话!”

“哥哥....”娜塔莎愣了愣,随即又一脸愤懑,精致的小脸有些苍白,蹙起眉头,咬紧朱色的下唇,“不是的...不是的....哥哥...你被迷惑了...你肯定是被那个魅魔给迷惑了!那个恶魔有什么好的!你到底为什么要听他的呢?!”

“不是你想的那样,娜塔莎,总之...这事儿你别管了...”

“不!”娜塔莎坚定地打断他,“哥哥...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你会死的!会死的!!”

王耀闻言转过头来,疑惑的看向伊万,又望向娜塔莎,希望从她那里得到什么他不知道的消息,虽然他并不期望伊万对他有所隐瞒。

“你什么都不知道吗恶魔!”娜塔莎对着王耀吼道,言语里满满的指责和低蔑,“你以为放跑一个即将成为天使的幽灵是什么小事吗?!不论是三界律条还是作为天使的规矩都不可能允许私自改动人类灵魂归属的,哥哥要为此付出代价的!他会死的!”

伊万被说得低下了头,不敢去直视王耀的眼睛,他本就不想把这些都告诉王耀,包括魔药的事,他曾想过坦白,但是不愧是他无法将这些说出口,这份感情得之不易,他不想因为任何原因再失去了,即使他会遭受痛苦,也都把那些咽进肚子里就好了啊。

“伊万...这是真的吗....?”

“不....耀,我...我现在没法解释清楚......”

王耀到此也算看明白了,也就是说,娜塔莎说的都是真的。伊万依他的请求放跑了亚瑟,但他要面对的,是天界对他不知道多么重的惩罚。他还在震惊中出神,阿尔弗雷德使劲扯了扯他的袖子把他的注意力给拉了回来,喊他注意眼前的危险。

“王耀...王耀!!”

“...嗯?”

没料想到亚瑟自行挣脱了锁链,突变为恶灵的他现在既愤怒又充满杀意,像是要夺取眼前所有生命的架势,亚瑟的周身炸开一束束黑炎,并直直地将其中一束向王耀他们打了过来,王耀扶着阿尔弗雷德一时闪不开,只好凑上前张开双翼护住他俩,黑色的火球轰然砸在他的身上、翅膀上,砸出一阵烟和一股焦味。亚瑟的攻击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王耀赶紧把阿尔弗雷德推远了些,然后略显吃力地躲避亚瑟的攻势。

“耀!”

“我没事。”王耀向伊万他们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要靠近。“这可真是....阿尔弗雷德,你的小情人还真是....变成了不得了的怪物啊......他到底怎么变成这样的?”

“是暴走...是赫尔柏洛斯的力量把他感染成恶灵的...!他无法控制自己!”阿尔弗雷德努力地想从地上爬起来,却只能有气无力道:“拜托了...必须...阻止!必须把亚瑟....带到地狱里去!”

地狱...么?王耀瞧了眼亚瑟身后不近不远的恶魔之门,仍是大敞开着,但亚瑟染上墨绿的眼睛里好似除了杀戮和愤恨什么都看不到了。于是王耀停止了逃窜,当亚瑟再次朝他打出一束黑炎时,王耀用自己的火焰猛地回击,顿时,黑色的、红色的火焰交织在一起,迸发出一股爆炸开的气焰,巨大的力量逼迫地所有人都后退一步,眯起眼看不真切了。亚瑟没有被这气势吓住,却是迟疑了一瞬,突然,王耀从未散尽的火焰中冲出来,抱住亚瑟的腰背,用力舞动翅膀,把他往门的方向撞过去。受惊的恶灵把尖尖的指甲刺进了王耀手臂里,王耀倒抽一口冷气,愣是抱紧了不撒手,恶灵挣扎的力道很大,两人在冲击中摔倒在地,打了好几个滚,才又散开。

“耀!!”要不是伊万抱着相信王耀的心情咬牙坚持下来,他几乎立刻就想要冲过去帮王耀,但若是放开娜塔莎,麻烦可能更大。

听见伊万呼喊的王耀动作顿了顿,他忽然意识到,亚瑟如果就这样变成了恶魔,伊万呢?伊万怎么办?恍惚间,亚瑟再次逼近了他,怒狰的右手示意着恶灵的意图——俨然是要取王耀的心脏!王耀瞬间换成全力防御的姿态,接着被亚瑟强力的一击震出去有十几米远....好在都避开了要害,实际伤害不大。

伊万吓得都跑出去了半步,中途被王耀叫住,“我没事!”


战斗胶着时,娜塔莎又挣了挣手腕,努力地回头劝说伊万,“不可以!哥哥!不可以让他们逃走的!”伊万表情复杂,回以沉默。

突然,方才还反应过激的娜塔莎表情滞住了,瞳孔扩大涣散,全身也放松下来,缓缓向无人的后方天空看,眼里无神,嘴里低声说:“神....神的脚步声......”

“什么?”只有伊万听见了这一句小小的低喃,注意到时,娜塔莎的身上开始发出淡淡的光芒,她只是轻轻地仰起头,不停地重复那一句话。

在这空间缝隙中,血色的天空,破壳一般,落下一小束白色的光线,慢慢地天上又似是捅开了几个孔,像沙漏一样,从里面泄露出出无数光芒,从远处的天边落下,渐渐向他们靠近,越来越多,越来越快,逐渐撞破了这层猩红色的天空壁纸。

及时意识过来的伊万倒吸一口气,猛地松开握紧娜塔莎的手,向王耀跑过去,惊恐地朝他大喊:“耀!趴下!”

“啊?”王耀一时摸不着头脑,直到一小束白光已经落在他身上,毫无防备地,瞬间烧穿了他黑色的恶魔翅膀,那种像是被净化得一干二净的疼痛刺激得王耀惊声尖叫,直到他立刻被伊万扑倒在地上,伊万把整个身躯都罩在王耀身上,让他得以躲藏在他的阴影之下,不会被神的光芒所灼烧。

“伊...伊万......这到底...怎么了?”即使是王耀也从未见过这样的阵势,甚至是他曾经参与过的三界圣战,神也从未参与过任何争斗,而现在,神的光芒强行照进这个狭小的空间缝隙,要来取他、取恶魔和恶灵的性命,在这光芒之下,任何黑暗必定都是灰飞烟灭,消失殆尽。

“神能通过大天使的耳目窥探这世间,可能...正不凑巧被他发现了吧....如果是破坏三界律条的事,神会亲自来处理也不奇怪。”


不远的地方,阿尔弗雷德已然快要全部暴露在圣光之下,他在极度痛苦嘶叫中仍呼喊着让那个恐惧不已的恶灵逃向逐渐崩坏的恶魔之门,亚瑟表现出了迷茫,但在那坚定的叫喊声里,还是转身向门跑去。而阿尔弗雷德,在神的光芒之下越发痛苦和虚弱,缓缓倒在地上的他,身上甚至开始冒出烧焦般的黑烟,像是就要这样蒸发。

王耀朝濒死的阿尔弗雷德伸出手,但他只要离开伊万的阴影一点点儿,便会被那光芒的灼痛给逼退回来。他着急地大喊大叫,捶打挣扎着,“救救他!伊万!救救他!”

“......”

“对了!你的翅膀!你的翅膀可以遮住他的!”

伊万的表情忽然变得悲伤,出口,是低声的道歉:“......对不起....小耀...我...我不能....”

不...能...?“....那是什么意思?伊万...?”王耀感觉到,伊万瞒着他的,还有更多。但现在,他只觉得伊万的表情十足地让人心疼。

再次看向阿尔弗雷德那边时,王耀惊讶而欣喜地发现他还活着!同样是在天使的荫蔽之下——亚瑟变成了天使!他没有穿过门,而是本能地回到了阿尔弗雷德身边。恶灵没有在圣光下和恶魔一同化为灰烬,而是神奇地化为天使,保护了恶魔。

随后,空间内的光芒慢慢消去,而变成了天使的亚瑟因为碰触了阿尔弗雷德被灼伤,娜塔莎在他们不知所措时,作为神的媒介,借以神的力量,用金色的镣铐重新将他们二人铐住,并宣布:

“待三日之后,由神明,在天堂审判庭上判决你们的罪过吧。”


“什...!是我要带走亚瑟,想要把他变成恶魔的!你们有什么冲我来,抓他做什么?!他什么都没有做!”阿尔弗雷德即刻抗议道。

亚瑟也立刻反驳:“不,不是!是我想要变成恶魔的!是我拜托了阿尔!这不是他的错!”

王耀看着伊万,而伊万似乎没有想要开诚布公,仍躲避着王耀追问的视线。王耀叹口气,不打算逼问下去。他心里堵得慌,或许他之前拒绝伊万拒绝得太过,以至于伊万从来不敢在他面前说起任何会让他感到不悦的话语,这让他们之间的沟通产生了巨大的鸿沟,而问题的本身,约莫是王耀自己,所以他虽生气,却不是责怪伊万,而是责怪他自己的苛刻。于是王耀干脆先放下架势,转而先解决那边的问题。

伊万在王耀站起身离开时,失力地跪坐在地上。他知道自己大概闯了大祸,而这些的起因不过是他的任性和痴恋罢了。他是想要把一切都告诉王耀的,在事情都结束之后,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被人揭伤疤似的揭露这个秘密,让他像个犯人一样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小耀是不是讨厌自己了呢...肯定....讨厌了吧......


伊万的眼前闪过一抹黑影,他还以为自己受打击过大而出现幻视,但随之而来的,是心口突然之间的痛如刀绞,心脏一阵阵的剧痛像潮水一样凶猛涌来,加之喉口涌上一股腥甜,他一手撑地,一手来不及捂住从自己嘴里吐出的鲜血。不,他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他面前地上的,分明就是一滩黑色的血液。

王耀闻声回过头,见此情此景,震惊地睁大了眼,忙跑回去搀扶伊万,句句颤抖:“伊万!伊万你怎么了?!”

大概...是那药的副作用吧......伊万心想。

 胸口的剧痛在伊万的身体里分裂,伊万觉得自己好像是要绽裂开,他痛苦难耐地摇头,努力抬手去推开王耀,一个字没能说出,就又是一口黑血涌出来。侧目看到王耀担忧而又惊恐的面容,伊万很想逃开,不想再被他看到自己这样狼狈的姿态。但是疼痛到颤抖的身体连动一根指头都困难,伊万趴跪在地上,怨恨自己的不争气,狠狠地一拳砸在坚硬的地面上。全身都止不住地颤动,伊万的光圈无声地落地,众目睽睽之下,碎成了粉末,消散得一干二净。终于,伊万的痛苦无法再掩饰下去,他抓紧自己的双臂,仿佛下一刻它们就会炸开,仰起脖子,从喉咙深处发出最惨烈的咆哮。

“伊...万....”王耀呆在那里,巨大的恐慌在他内心里膨胀,他害怕得快要哭出来,所以他上去抱紧了颤抖的伊万,试着唤醒因为剧痛而意识模糊的伊万,“伊万...!你到底怎么了!我、我该怎么做才好!!”

“哥哥!”娜塔莎也奔了过来,一掌把王耀给推开,对他怒吼道:“够了恶魔!不要再碰哥哥了!不要再弄脏他了!!”

王耀根本无暇顾及娜塔莎焦急下的粗鲁无礼,但在娜塔莎伸手想要扶起伊万时,她尖叫着弹开了,战栗地看着她洁白如脂的手指被灼伤了一大块。

“哥...哥....?”


“娜塔...呃....!”伊万抱臂蜷缩在一起,从牙缝里沉沉挤出这几个字。

“是!哥哥!我在!我在的!”

“...咳....不要...对小耀....这样......!”

“......”

“伊万!不要再说了伊万!”王耀再次搂紧了伊万,不知是心疼还是害怕的泪水滚落脸颊,“我到底...!要怎么做才能帮助你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伊万顿时抓紧了肩头,一阵刺骨的痛感爬到他的肩胛骨之下,伴随着惨厉的悲鸣,一对黑色的翅膀从他的背后爆突出来,沾满了血的,张牙舞爪。曾几何时不堪的回忆,长在伊万的背上,此刻,漆黑的羽翼似是能灼痛王耀的眼睛。


黑色...羽毛...翅膀....堕天使......

此时,伊万的身上真的开始炸裂,他的身体上绽开一道道血痕,让王耀都不敢轻易去碰触,伊万像颗易爆的炸弹,王耀害怕自己稍一碰触,伊万就会像他的光圈一样变成碎片。

“啊啊啊躲开躲开!!”一个王耀熟悉的声音从上空传来,看清时,伊丽莎白已经姿势不雅地骑着扫帚着陆,魔女随着惯性往前磕磕绊绊地跑了两步,然后边跑边从斗篷里掏出一个玻璃瓶,里面装着诡异的紫色液体。

“伊莎?你...”

“啊啊啊啊没时间解释了!”伊丽莎白注意着伊万的情况,匆匆忙忙地跑到亚瑟身边,直截了当地从他的翅膀上扯下一根天使羽毛,亚瑟猝不及防得嗷了一声。还没反应过来,伊丽莎白又跑到王耀身边,从他翅膀上拔下一片恶魔的鳞片。然后把两件东西都塞进瓶子里,用力摇匀,待到伊丽莎白停下来,瓶中竟变成了澄清透明的液体。

“好!你们让开。”接着,伊丽莎白快速念动精灵语的咒文,把那些清澈的药水尽数洒在了伊万身上,停止了伊万身体的持续崩坏,折腾到虚脱的伊万身子一斜,晕倒在了王耀怀里。“呼~”伊丽莎白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这样,就暂时没有问题了。”闻言王耀稍微松了口气,瞥见那双黑色的羽翼,他的内心又翻腾不止。他最害怕的事,居然在他所爱的人身上发生了,似乎比发生在他自己身上,还要让他难受。

“等等!你对哥哥做了什么!”娜塔莎本来也就不待见魔女,更别说往她亲爱的哥哥身上洒什么魔药了,即使她刚才救了他。


“中和了一下他体内的光与暗而已,明明是个天使,吃下‘染黑’的魔药,又心生‘嫉妒’这种负面的感情,魔药爆发的强烈副作用与他天使的身躯互相冲突,就是这种后果,若是没有调和的药剂,他就真的要全身爆裂而死了。”

“你不要胡说八道!哥哥怎么可能...”

娜塔莎的话语中断,众人都疑惑地看着她,只见娜塔莎的身体发出淡淡的微光,又变得面无表情。即是说,又成了神的耳目。娜塔莎,不,神抬起他的右手,伸出一串链条,眨眼间把伊万也拷了起来。

“等....伊万!!!!”王耀即使不愿,也不会是神的对手,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伊万被这样夺走。


“私自堕天的天使,亦要受到裁决,他的罪状,也会在三日后的天堂审判庭上宣判。”



神带走了“有罪”的三人,只徒留王耀一人,怅然地伫立在罗马竞技场的中央。

缝隙空间结界渐渐消失,暗红色的天空早已渐隐,云雾从绛紫变成浅浅的蓝灰,天边也拉起灰白的帘幕,揭开了一部从深夜到黎明的舞台剧。




END

《奏之章》(完)




【于是《黎夜交响曲》的第二卷章《奏之章》也结束啦~还顺便点了题。其实《启》和《奏》的最后这幕戏是我最初设计的一场戏(《奏》比《启》的情节略有改动,不影响整体),重要到我怎么写都写不好,怎么都表达不出我心里的那种感觉...看来我文力真是不行....我只求剧情和大概意思到了就行(自暴自弃)(不过事后我可能会不断地修改这段就是了←lof上)....

至于终章《神之章》,大致是分上下两节结束的,每节字数都会很多应该.....结局我挺纠结的,反正不会是什么很好的结局,嗯.......】



评论(21)
热度(94)

© Akamiu_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