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Akamiu_
原本是画手,但是现在双修文笔中
APH露中米英,以及等等……
很久不更主页了,但是不排除诈尸可能,所以感谢所有新的关注!
沉迷屁股中,吃源藏
有渣刀剑乱舞坑,这个我没有节操,除了爷攻什么都吃
p站id: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6210426

《黎夜交响曲》<奏之章> chapter 9

chapter 9


“呐,小伊万~你知道魅魔,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吗?”
伊万捂着鼻子斜睨了弗朗西斯一眼,金发的恶魔便笑着给他倒了一杯清火的浓茶。“刚才带你参观了不少,总有些感想吧?”
“唔....”伊万想了想,缓缓说道:“天堂的天使们说,魅魔是七类恶魔中最...无能的一种,只靠身体和皮相的魅惑和肉欲使人堕落,从人类的角度看,比起其他的‘罪’,‘淫欲’是相对较好克制的,所以,不仅是天堂方面,听说...连其他恶魔也瞧不起魅魔。”
弗朗西斯的笑容微微僵硬,脸上不知不觉流露出一丝丝无奈来。“但是”伊万补充道,“那些不过都是外界的评论,我喜欢他,无关身份。”弗朗西斯不禁有些惊讶。“如果我真的在意他是什么样的身份,我就不会来这儿了。”
弗朗西斯笑笑,忍住内心想要给这个天使鼓掌的冲动,赞赏道:“真是难得,这话能从天使的嘴里说出来。”再给伊万添了一杯茶,弗朗西斯颇好奇地问:“那么,你喜欢他什么?”
“......温暖。”伊万低头,看着自己双手捧着的热茶,不及那人一分的热度,“我想我可能是生前就体质偏寒,而那人...非常温暖,起初我以为那只是他魔力的关系,但是接近他之后我才明白,只是待在他身边就让我感觉到久违的温度,那个人其实非常温柔,我就...自然而然地被吸引了,就是这样而已。”
弗朗西斯默默抿了一口茶,若有所思。“我来这儿,只是为了一个倾诉想法的机会,但他好像很厌恶我的样子,极力躲避我,直到我发现...他是怕伤害到我......”
“不”弗朗西斯打断他,“他确实讨厌,天使。”
伊万猛地抬头,投去疑惑的目光,弗朗西斯在这个容易躁动的天使追问他之前悠悠道:“他不仅讨厌天使,也讨厌恶魔,最厌恶的——是身为魅魔的他自己。”
“什、什么意思?”
“这么和你说吧,他从来都觉得他不应该成为魅魔,他并不喜欢沉浸在鱼水之欢里还无法自持的姿态,那让他厌恶他自己。”
“我一开始...也没发现他是魅魔...他看起来并不像...”
弗朗西斯哧哧地笑了,肩膀轻颤,于是他把茶杯放下以免洒了。“知道吗小伊万,即使是身为魅魔,也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的,阿斯蒙蒂斯说,他天生媚骨。”看着仍然一脸迷茫的伊万,弗朗西斯继续调侃道“所以啊,你可别他的外表给骗了,那个人呢,只是比一般魅魔更会掩饰和克制罢了。”
不太明白弗朗西斯所言是不是在说王耀的坏话,所以伊万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生气,他想再问得深些,弗朗西斯却适时地闭了嘴,再多的话他不好多说,他让伊万最好亲自去探寻这些问题。“我只希望你能在无悔的情况下,吞下那魔药,这是我给你最后的忠告。”


不应该成为魅魔?小耀自己是这么认为的吗?确实小耀看起来更像是“贪欲”的恶魔,但是......看着王耀的背影,伊万用力摇摇头。他只知道他对这个恶魔越来越钟情,他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生气的、害羞的、冷漠的各种模样,都让他更心动,让他越来越想要表达自己的感情。
“小耀。”伊万快步上前,拉住匆匆走在前面的王耀,他似乎还在为方才对大型玩偶表现出的热情感到害臊。
“...干嘛。”王耀别扭地别开脸,不愿去直视伊万。
伊万露出一个甜蜜的,足以让王耀放松下来的善意微笑,看得王耀一愣。“我们,去那上面看看吧!”伊万朝王耀背后的方向一指,天空已经染成了夕阳的颜色,在能够看到地平线的河畔,立着一座高耸的轮型建筑。
“那个是....”
“摩天轮,观光游览、俯瞰夜景用的。”
“哈?”王耀不解,“那种东西,用翅膀飞上去看就好了嘛。”
伊万心里咯噔一声,慌乱地想要掩饰心虚,他稍稍欠身牵起王耀的双手抬到自己眼前,又是灿烂地一笑,“我们,现在是人类哦,做事也要像人类那样才行。”
自认拗不过伊万,王耀姑且同意了,不过当他们两人一同坐进那个不算宽敞的金属和玻璃制成的密闭空间内时,王耀还是不免在内心抱怨现代人的恶趣味。这样的二人独处似乎有些尴尬,王耀把注意力放到了窗外的景色上。当他们快要升到最高点时,夕阳已经几乎坠落下地平线,城市的灯光一盏盏亮起,美妙绝伦,人类已经不惧怕这样的黑暗。或聚集,或星罗棋布的霓虹灯渐渐印到王耀眼里,尽管地狱开始慢慢采用人类这样“留住光芒”的方法,不过无论如何比不上人界的美丽,它们五彩缤纷,且生机勃勃。
王耀突然想,旧时,他们称天界为白,地界为黑,人界为混沌的灰,而如今的人界,称之为虹或许更好,只是色彩多了,混杂了,才看起来浑浊罢了。伊万说得对,人类有种不变的东西,那就是“变化”,人类,是曾令上帝都畏惧的存在。
那么,自己算什么呢?大抵是美景令人生情,王耀多愁善感起来。自己拼死拼活、起早贪黑地工作,向着没有止境的目标前进的行为,突然就变得愚蠢可笑了起来。
“小耀?”对面坐的伊万察觉到王耀的苦笑,关切地询问,“...没事吧?”
王耀看了伊万一眼,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又把视线转回窗外,眼里却是看不进任何东西了,“说吧,你想知道什么?”
“......一切。”伊万默然了一会儿,郑重其事地说:“我想知道你的一切。”
“....可以啊。”王耀收回空洞的视线,移回到伊万身上,又沉默了很久,轻轻说:“我,曾经是个天使。”
伊万原以为不管他听到什么样的事实都不会震惊,但王耀的语气太过平静,平静地就好像在谈论天气,所以伊万努力稳住自身,老实地等着王耀继续讲述。“没错,在天使还不会被恶魔灼伤的时候,我曾是一名天使,然后,在第一次的圣战里,我被恶魔所伤,登时,众叛亲离,上一秒掩护我的战友,下一秒就想要取我性命。”
就像身临其境一般,伊万似是能在那波澜不惊的陈述中感受到王耀的感情,感受到他那时的绝望,不禁握紧了手指。
“那时我才明白,天使是多么冷漠,我的羽翼渐渐变成了漆黑,光圈早已不见,我不得不忍着伤痛躲避天使的追杀,发现我的人类也视我为不详,同样追赶我,在我的力量越来越衰弱时,我掉落到了地狱,同样不出所料的,恶魔们不仅想杀我,还想要像踩死蚂蚱那样欺辱我......堕天使就是那样,没有归处...直到......”说到这里,王耀拧起眉,回忆过于苦痛,甚至是极大的后悔,“直到......七大恶魔中,有一位愿意收容我....”
“...阿斯蒙蒂斯?”
王耀点点头,“堕天使若是想要摆脱身份,除了死,只有一条出路,就是被七大恶魔之一所认同,获得身份,成为恶魔......但是...为了活命而成为魅魔后...我后悔了...”王耀从喉咙里挤出来的话语愈来愈哽咽,但那不是悲伤,而是近乎一种带着强烈恨意的愤怒,“你明白的吧!”他吼了出来,“你是天使,你能明白的吧!从天使到魅魔!是真正的从天堂掉到了地狱啊!就是从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位置,掉到蝼蚁一样低贱地位!任人宰割!任人鱼肉!”
“小耀...”伊万越发不忍。
王耀唰得一下变回原形,抓着自己边缘尽是伤疤的尾巴冲伊万嘶吼,“我要靠这样对自己,才能在见陌生人第一面的时候不被拽到床上!!”王耀气极反笑,三两步跌坐回座位上,笑得极冷,“所以,我啊...最讨厌天使了......但是...”
...但是对你,却越来越没有那样的恨意了。王耀硬是把话咽了回去,像咽进一块尖石子一样艰难。
伊万默默站起身,坐到了王耀身边,解下自己的围巾,将它轻轻盖在了王耀头上便收回了手。此时低着头的王耀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落了一脸的泪水,于是头更加低了,悄悄拿起伊万围巾的一角静静地擦拭那些不争气的泪痕。如同惊讶于自己并不厌恶伊万那样,惊讶于自己,愿意接受伊万的善意,愿意对伊万,说起自己最不愿意提起的过去。大概...这不仅仅是善意,但他仍然没有推拒。
将一部分的围巾攥在手里,凑到面前时,王耀在上头闻到了伊万淡淡的味道,迟迟没有放下手。王耀隔着围巾布,传出一阵模模糊糊的呢喃,“你不是还问...我为什么要拼命赚钱吗?”
伊万重新转过头去看着王耀,虽然他并看不见王耀隐藏在围巾下的表情。“......那是我和阿斯蒙蒂斯的约定,我请求她,让我成为任何一个别的恶魔都好,她同意了,条件是用‘无尽的财富’来交换。”
“无尽的财富?”伊万问,“那...可能吗?”
“不知道”王耀的声音依旧粘稠而含糊,“我想着,钱财到了某种程度或许可以无尽地增值,这只不过是...我唯一的盼头。”
“那....我来帮助小耀吧?”
王耀肩头一颤,抬起半张脸,对上伊万无比真挚的眼神,又忙低下头,将围巾裹得更加紧实,再也不肯多说一句。原本染上浅绯色的眼角更加红了,眼里闪烁着复杂的、暧昧不清的光点。

 

 


【qwq呜呜呜呜伊万真是个好孩子呜呜呜呜——————!!(老王的黑历史讲得太high....延迟发车................)】

评论(7)
热度(83)

© Akamiu_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