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Akamiu_
原本是画手,但是现在双修文笔中
APH露中米英,以及等等……
很久不更主页了,但是不排除诈尸可能,所以感谢所有新的关注!
沉迷屁股中,吃源藏
有渣刀剑乱舞坑,这个我没有节操,除了爷攻什么都吃
p站id: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6210426

《黎夜交响曲》<奏之章> chapter 7

chapter 7



伊万的天使模样自然是吸引目光的,那双仿佛发出微光的纯白翅膀,和象征着身份地位的天使光圈,仅伊万刚走进这座装饰得像是小城堡一样的店里时,就有一些小妖怪尖叫着躲了起来。有的是对那种光芒单纯的厌恶,有的只是害怕天使。总之伊万环视一圈,感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恶意。一些恶魔的眼睛泛出红光,一些动物幻化的妖怪露出了獠牙,朝他低声嘶吼,不过一些看起来道行颇深的妖魔鬼怪,倒是对这位突来乍到的天使露出玩味的表情。

不愧是伊万都感到有点犯怵,“我...我找一个人......”伊万试探着向周围询问。

角落里,一位身材颇丰满的女恶魔冷笑几声,动作张扬得好似在展示她全身的红色肌肤,“我们这儿,恐怕没有您这位大人物要找的人吧~”

“哎~姐姐别这么说~”相比起恶魔的稍有忌讳,那浑身裹着蛇皮的女妖倒是对这位稀客很有兴趣,另一位披着狐裘的妖娆女性也一起款款走近伊万,和蛇妖一起,两人各攀附了伊万的两条胳膊。

“你要找什么人啊?我们这儿什么人都有~话说回来...”狐妖连如丝弦般的声音都带有十足的魅惑,朝伊万眨巴眨巴了纤长的媚眼,“难道天使,都像你这般英俊~?”

“呃......”伊万扭了扭身子,愣是没挣脱开这般死粘活缠的架势,倒是颇像他的妹妹娜塔莉亚,习惯性示弱地对她们说道:“我、我找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那二人愣了愣,相互对视一眼之后,只是笑了笑,“原来你好这口啊~不过店长先生怕是忙得很,况且店长先生是恶魔,对你也不受用,要不你再看看?”说着,那狐妖朝旁边招招手,吓得那一只少年模样的狸猫妖怪顿时炸开了一尾巴的毛,嚷嚷着好可怕不要就变回原形顶着一片叶子逃远了。狐妖摇摇头,无奈地抱怨道现在的孩子越来越胆小了。伊万便又挣扎起来,说着自己就是找弗朗西斯这个恶魔而已,并且有重要的事情相商。

“那...那个....”直到方才,伊万才忽地注意到自己面前站了一位恶魔,瞧他的呼喊细如蚊声,戴着眼镜略显文静柔弱的样子,只是他的存在感太薄弱,所以久久没有注意到,可能已经叫了他许久了,“弗朗西斯先生愿意见您,请、请跟我来吧...”

于是人群稀稀疏疏地散了,在伊万松了口气之后,乖乖跟着这个声音温柔的恶魔上了城堡的顶楼,边走心里还埋怨着魔女,没有告诉他弗朗西斯是这间店的老板,不然他或许能省不少功夫。恶魔带领他到了老板门前,用食指骨节轻轻敲了敲门,说道是将天使先生带到便离开了。伊万把请愿弗朗西斯将药给他的措辞又在肚子里迅速过了一遍,转开了门把,只是未见其人,伊万一进门,便是一股如潮水般强烈的红酒和香水混杂的气味迎面扑来,瞬间漫过他的周身。

“天使这般稀客大驾光临本店可是哥哥的殊荣啊~难道那几位美丽的女士都入不了您的法眼?”金发的恶魔惬意地坐在他的天鹅绒座椅上晃了晃红酒杯,心形的恶魔长尾毫不在意地在身后微微摇摆,紫罗兰的眼瞳仿佛变得微红,危险的眼神莫不是一个信号。

“不,不是,我并不是来这里....唔...”伊万想了半天居然找不到形容词,干脆作罢,端出了介绍人,“是魔女伊丽莎白告诉我你在这,我只是来找你,希望得到你的帮助。”

“哦?”弗朗西斯转转眼珠,随之放下几分戒备,露出商业性的微笑,“伊丽莎白的话,也算是我的朋友,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

“是,我...希望你能把你从魔女那儿买走的,能让天使触碰恶魔的魔药给我,我非常需要它!”

弗朗西斯的笑容僵了僵,随即摇摇头轻笑,“天使大人真是不会做生意呐,如果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就不要表现得这么需要它的样子啊,不怕我坐地起价吗?”

伊万并不表现出一丝怯意,“只要你把它给我,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除了生命,我还需要...再去见他一次才行。”

“哼~?这么说,是位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人了?还是位...恶魔?”

伊万点点头。“方便告诉我是谁吗?”

“我只能说...是位魅魔....却极力掩饰自己是魅魔的恶魔......”

弗朗西斯又呆住了,他也算是广结朋友,认识不少恶魔的了,在他的记忆里,只有一位魅魔会这么做......于是弗朗西斯变得严肃了不少,沉默了良久,低头从身前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一个黑色的小瓶,端端正正地摆到了桌子中央,“喏,这就是那魔药。”

伊万正要上前拿时,弗朗西斯叫住他,“等等,虽说这作为我店里的特殊秘药,但我已经几乎不用它了,我不是奸商,有必要告诉你这究竟是什么样的....毒药。”

伊万便耐心地听下去,“老实说,天使在灰市虽然少见,倒也不是没有,我还是想过招揽天使们来店里玩乐的,但你明白,因为身体的特性问题,我店里的招牌魅魔们全都用不上,正巧伊丽莎白做了这药,我便想用在恶魔和天使的身上,伊丽莎白曾警告我这药很危险,但我想猫妖和天使恶魔毕竟相差甚远,试试总好,没想到....这药虽有效,却非常的不稳定。”

伊万无意识地咽了口唾沫,静静听着,“想必伊丽莎白跟你说过了,这药有很强的副作用,我本来就不忍心让我的小宝贝们吃这么危险的东西,只是敢来我的店里的天使都是破罐破摔的腐败之徒,他们敢于尝试这种药,当然,后来也发现,这药不知为何对恶魔不起作用,只能给天使吃,约莫给十几个天使用过这药之后,我就再也不使用它了,招揽天使客人的计划也就此搁置。”

“为什么...?你不是说,它们有效果吗?”

“是啊...”弗朗西斯苦笑两声,“在24小时的药效期间,确实是非常有效的,它确实能让天使和恶魔毫发无损地接触,只是药效过后,副作用会马上显现出来,我之所以说它不稳定,是因为它的副作用居然不尽相同!”说着说着,弗朗西斯还有些愤懑不平,不满地盯着那一小瓶魔药。“它在天使们身上的副作用,有轻有重,也有很奇怪的,轻者难受呕吐,像是中了毒一样,但也是数日就能恢复,久的则需几个月,有些人则是全身变成红色、翅膀掉毛之类的,而重者....被毒死的也有,但是....”

“但是?”

“也有一个天使完全没有症状,甚至...再也不害怕碰触恶魔,也就是说,那药对他们的副作用是——永久的药效。”弗朗西斯摊开手,“这也是幸运至极了,但这药毕竟还是危险,如此,你还是想要它吗?”

只见伊万喜悦和忧愁交织,表情非常复杂。“啊啊,当然。”

伊万走到弗朗西斯面前,“只要它有效就行,一般的副作用我能够承受,如果我也那般幸运就更好....如果...它会毒死我,也注定是我们无缘......我愿意赌一赌。”

“那么,你拿什么来交换呢?”弗朗西斯一拍手掌,“如果你从伊丽莎白那儿来,应该是一毛钱都不剩了吧?”

“呃....”这倒是事实,“我可以回去再拿...”

“不,不用了,”弗朗西斯笑眯眯地打断他,“既然你这么豁得出去,崇尚‘爱与和平’的哥哥我怎么能收你的钱呢?——把你的翅膀留下吧。”

诶?

“既然你爱上一个恶魔,就不会再需要那种东西了吧,反正没有翅膀你照样能飞,那种象征纯洁的装饰物....就用来装饰我的墙吧。”

“......”站立了几秒,伊万二话不说,伸手直接折断了自己的翅膀,又把它们扯下来,翅根处还在不停流血,沾染了几根白色的羽毛,“这样,就行了吧。”

弗朗西斯也不在乎那些被染脏的部分,反正他的目的已经达到,沾血的天使翅膀反而更加有黑暗的意味。于是他把那对不再生机活泛的翅膀挂起来沥干血,走回来将装有魔药的小瓶子缓缓递给伊万。赞美了一下伊万的勇敢爽快,又极小声地嘀咕了一句“我就没有那个勇气...把这药给她......”

临走,弗朗西斯又叫住他,一脸坏笑,“天使先生哟,你想用这个药做什么呢?”

“我?”伊万认真地思索了一会儿,说道:“只要...能让他不再害怕接近我就行了。”

“嘿~?机会难得,至少接个吻吧?”

伊万尴尬地蹭了蹭微红的脸颊,“如果...他愿意的话......”

弗朗西斯像是听了什么笑话一样捧腹大笑,又问:“那如果接了吻之后呢?还打算做什么?”

“诶?还能...做什么啊......”伊万一脸茫然。

“不是吧~~”弗朗西斯几乎笑得停不下来,“你们天使难道都是处子不成?”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反正....8岁就成为天使了。”

“啊——”弗朗西斯发出一声了然又遗憾的哀嚎,接着在伊万打算离开时想办法拉住了他,“这可不行!太可惜了!你都到我店里了,我带你偷偷观摩学习一下!顺便再教你几招,对方可是魅魔,有机会的话你的表现可不能太差!”

“诶...诶?”

就这样,伊万被强行拉着在店内转了一大圈,并且受了弗朗西斯洗脑式某方面知识的恶补,只是他没能明白过来,弗朗西斯诡异的笑,不是因为伊万那张受到精神冲击而变得搞笑的脸,而是他内心里暗自期待自己的老朋友王耀会和这个天使擦出什么样的火花。



于是次日,伊万早早等在王耀的家门口。昨天因为伊万的事而旷了一整天工作的王耀很准时地出门,然后很准时地看见伊万等在门口,双手背在身后,鼻子里似乎还塞了颗棉球,被鼻血染得通红。

“伊万...?你...没事了吗?你鼻子怎么了?”

“啊,有、有点受刺激...啊不,有点...上火......我是说...嗯,我身体已经没事了。”

“哦...那就好。”王耀即使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也不想表现出什么关心的暧昧态度,毕竟伊万和他只剩四天的偕同合作了,他倒是希望尽早放下这种不明不白的关系。

“小耀!”伊万喊住他,拿出身后的一束太阳花,坚定地盯着王耀的双眼,说:“小耀,请给我一次机会,和我约会一天吧!如果这一天后...你没有喜欢上我...我就放弃!或许没办法放弃喜欢你...但我会努力不再让你看见我......”


既然你要一搏,那让你彻底破灭了也好。

王耀低头接过花,“就这么定了。”





(tbc...)


【法叔真是各种意味上的糟♂糕啊~好人、坏人、月老,他都做了,嗯,我还是很喜欢法叔的~老司机嘛~XD毕竟伊万很小就做了天使啦~天堂又是冰冷禁欲系的教育,确实是,没机会,接触,那♂些,吧~伊万真·天使设定的感觉~((bu】



评论(17)
热度(79)

© Akamiu_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