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Akamiu_
原本是画手,但是现在双修文笔中
APH露中米英,以及等等……
很久不更主页了,但是不排除诈尸可能,所以感谢所有新的关注!
沉迷屁股中,吃源藏
有渣刀剑乱舞坑,这个我没有节操,除了爷攻什么都吃
p站id: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6210426

《黎夜交响曲》<奏之章>(露中篇)chapter 1

楔子




心越是纯粹,就越能够成为一个优秀的天使。


几乎所有新生的天使们都会被教导这句话。其实它的意思非常简单,只要一心一意、尽职尽责地去做一个天使,就能够变得好比大天使米迦勒那样优秀,只要抛除一切杂念,就会成为越来越接近神之光的大天使,受神的光芒庇佑而幸福。

想要做到如此的第一步,就是完全清除生前的记忆,不论天界还是地狱,已死之人的所有生平,都是不可被提及的禁忌。


伊万作为天使自然也是知道的,但他有个小秘密,担心自己与他人的不同,便没有和任何提起过。他与同为天使的姐姐冬妮娅说过一次自己有做噩梦的情况,以为大家都是一样,却在冬妮娅那里得到了否定的答案,姐姐担忧地告诫他最好尽快忘记此事,只要做好天使的本分,神自然会庇佑他不再被噩梦所侵扰。

伊万相信了,一小会儿,因为,他还是没有摆脱,没有摆脱那真实又寒冷的梦境。但至此,他不再和任何人提起这些,只默默把这个小秘密藏在心底。




chapter 1



在北国的一片山林间,大风夹杂着的雪花像是夹杂着刀片,肆意地刮着。


这里已经入冬,黑夜变得尤其漫长,因此这家猎户的男主人总是抓紧有阳光照射的每分每秒出门打猎,或是找寻搜刮来一些给他的五口之家生活下去的物品。

他很不幸,因为他不得不在这了无人烟的穷乡僻壤生活,隔几个月才去一次城里买卖猎物,日复一日地早出晚归。但他又觉得自己很幸福,他有三个聪明漂亮的孩子,还有一个爱他的妻子,日子平淡又欢乐,即使这寒冬地带令他们的生活变得严峻了不少,他仍然相信他们能够挺过去的,每年都是如此,不是吗。

于是天刚亮,他便叫醒自己8岁的小儿子,让他跟着出门,好帮忙拣点干柴回来。

“不要嘛!我也想和哥哥一起去!”小儿子的妹妹,男主人最小的女儿又不乐意了,她或许还处于尤其依赖兄长的年龄吧,即使她看起来有一头漂亮的淡金色头发,又十分能干,但她才5岁,太小了。

“不行哦娜塔莎,等你再长大一些,再陪万尼亚一起出去吧。”猎户慈祥地忙着和儿子一起安慰他的小女儿,边劝道:“你还小,先和母亲姐姐一起学学怎么煮饭缝毛皮吧。”

但娜塔莎仍不肯放手,牢牢拽住哥哥的袖子,于是较为年长的姐姐冬妮娅也过来帮忙劝着了,好半天这父子二人才能够出门,临走前,妻子给丈夫送上一个轻吻,示意他尽早回来吃晚饭,以及照顾好小儿子伊万。


父子二人是有说有笑地出门的,迎着朝阳,猎户望了一眼天边的云彩,跟伊万说道今晚可能会变天,看来他们得早些回来了,但父子二人都心照不宣地暗自高兴,毕竟这么冷的冬天,谁都不愿在户外多待。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这原本看似美好和谐的一天,和平日别无二致的一天,被残忍地破坏殆尽了。


天色将暗,他们带着两只野兔和一堆柴火满载而归,猎户敲了敲门,妻子和女儿们却没有像往常那样出来开门,疑惑地看了看正在门旁卸柴木的伊万,猎户又敲了敲门,接着屋里传来门闩打开的声音,伊万刚刚把柴木全部放下,再抬眼时,景色顿时变得扭曲。

门被猛地打开,一个陌生的男人正守在那里,趁着开门的一瞬间,将一把尖锐的砍刀,直直地捅穿了他父亲的胸口,猎户没能挣扎几下,就被男人拔刀一推,倒在了雪地里,潺潺鲜血很快染红了一片地。

伊万吓得结舌,颤抖着看了看不再动弹的父亲,又望了一眼屋内,恍惚看见屋内还有一个陌生男人,脚边似乎有几具尸体,他略微弯腰,右手狠狠揪着跪在地上的娜塔莎的头发,娜塔莎看起来没怎么受伤,小小年纪并不被恐惧淹没,怒瞪回那个男人。

似乎是燃起了一点点的希望,伊万看见门口那个凶神恶煞的男人朝他走过来时,也没有转身就跑,而是愤怒地冲上去还击,只可惜几下就被踩倒在地上。

陌生男人半是嘲笑地向屋内喊话:

“喂~这还有头小熊仔呢,把钱都带出来,放把火把这儿烧了!”

屋里的男人似是应了一声,然后把屋里仅有的几盏油灯全摔碎了,拖着娜塔莎往门外走,看见伊万时,不免咋舌。

“切,男孩儿?”

踩住伊万的男人摇摇头,说道:“有些富人家收男孩儿,十岁以下都能卖很高的价,越小越值钱!里面的,都解决了?”

“啊,女人和大女儿都咽气了,不过年前,他们似乎没把酒都换钱,没几个子儿!穷打猎的!”

就在两个抢匪哈哈大笑互相调侃的时候,房子很快燃起了大火,在众人都猝不及防的时候突然爆炸,产生的巨响和气流把房子炸了个粉碎,巧合的是,木门板的碎片像利剑一样四处飞散,其中一片木板砸中了抓着娜塔莎的男人,当场就毙命了,另一个男人被刺中了大腿,倒在地上嗷嗷乱叫,两个小孩儿身高和身板都小,反而幸免于难。

伊万忙爬起来,呼唤他的小妹妹,结果又给男人打倒在地,他掐住伊万的脖子,掐得伊万小脸儿发紫,愤怒地想要灭口。娜塔莎也很快爬起来,三两步跑过来朝男人猛撞,在几乎窒息的间隙,伊万捉住这个机会,拔出腰间的小刀,一刀捅进了男人喉咙里,男人满脸痛苦地喷了两口血,也没了气儿。


伊万坐在地上喘气,还处于受惊的状态,直到娜塔莎扑到他怀里,开始发出小声的呜咽时,伊万才感觉到头皮发麻的恐惧,顿时眼睛一酸,但是他看了看满天的黑色烟雾,一地的尸体,哭泣的娜塔莎,和自己沾满血的双手,硬是把眼泪憋了回去。他把娜塔莎扶起来,细声劝慰着一切都会没事的,然后用不是那么脏的一只手牵住娜塔莎,告诉她他们必须到镇里去,必须找人来帮忙。

妹妹很坚强,擦了擦眼泪,二话没说就跟着伊万走。两人走了不知多久,渐渐地被暴风雪滞住了脚步,他们冻僵到说话都不利索,娜塔莎实在走不动路时,伊万便背着她走。伊万忽然想起早上父亲的话——今晚可能会变天。想到父亲,想到母亲,想到姐姐冬妮娅,伊万又想哭,他害怕眼泪结冰,但还是有一滴冰晶挂在他脸上。

“哥哥,哥哥...你哭了吗?”娜塔莎问。

伊万为了节省体力,没有回答。之后,大雪已经厚到会漫过伊万的膝盖,在暴风雪里,他觉得似乎一直没有前进,直到他眼前一黑,扑倒在雪地里。

“哥哥,哥哥...你睡着了吗?”倒在一边的娜塔莎问。

“好吧...哥哥累了吧,那我和哥哥一起睡一会儿,醒了再一起走吧...”

说着,同样冷得迷迷糊糊的娜塔莎钻进了倒下的兄长怀里,两个人都沉沉地睡过去,再也没有醒来。



冷...好冷......

伊万忽然从床上弹起来,他又被噩梦惊得一身冷汗,醒了之后就对着冰冷双手一阵呵气,只是没有多大作用。

他清楚地感觉到,他总是重复同样的噩梦,但每次惊醒,他就几乎不记得梦的内容了,只记得那份寒冷刺骨。

其实他成为天使之后,便发现了自己体寒的毛病,他也不记得这是否是他生前就有的,倒霉的是他还不能问。关心他的姐姐和妹妹分别送给了他来自人间的白色围巾和麂皮手套,虽然依旧没什么作用,但他还是满怀感激的收下了。

后来,伊万试着将梦里能记住的一丁点儿细节全部在醒来后马上写下来,只是拼拼凑凑,他还是连个完整的故事都理不出来。他隐约觉得这是生前的记忆,试探性地问过冬妮娅和娜塔莎,冬妮娅含糊其辞地让他不要多想,娜塔莎则有些疑惑,表示什么都不记得了。是啊,娜塔莎一直这么单纯,她通常不会去思考复杂和隐晦的事情,所以她才那么快就当上了大天使吧。

所谓纯粹的心,就是忘却一切吗,伊万不敢苟同,何况他还一直被体寒的问题困扰。即使如此,伊万还是有尽忠职守,好好工作,并不断找寻解决问题的方法。


直到,某一天,他在工作时,忽然被一团大火包围了。起初,他有些害怕,也有点生气,但是他渐渐发现,那些火焰的气势汹汹只是在装腔作势地吓唬他,正当他打算突破那片火焰漩涡出去时,却感受到一种从指尖冒上来的暖意,好像...好像普通人坐在壁炉前那样暖和。

伊万忍不住伸出双手去靠近那片温暖,温柔地就像有人拿着刚刚热烘好的的毛毯披在他身上,让他完全忘记了正在和一只...哦不,两只恶魔战斗的事。


不过好景不长,那团火很快自己消失了,幡然醒悟的伊万再次睁眼,就看到一个从未谋面的黑发恶魔一脸奇怪地看着他拥抱空气的模样。然后那个恶魔略显迟疑地上前对他说:

“咳...那个....放过...我的朋友和那个人类吧,我可以给你钱。”


“......”那种温暖...就来自于他......


“....多少都行。”

哦,他在说那个幽灵和那个欠揍的恶魔的事。伊万好不容易反应过来,只是他根本不在意那些了,不知为何,连这个恶魔靠近一点,他都能感觉到一阵暖意,心脏好像久违地猛烈跳动了两下,惹得他脸上都不由得红了一层。


“我不要钱。”天使如是说,“伊万,伊万·布拉金斯基,我的名字。”

“作为交换,告诉我你的名字吧?”


“......哈?!”恶魔明显地往后一退,搞不清这个天使为什么突然像他见过的最拙劣的搭讪者一样问询他的名字。

“....告诉你...你就会放过他们了吗...?”


“嗯......”伊万追上前一大步,在一个恰好的时机,牵过那恶魔的左手,“我想...”

伊万被从那手掌里传来的热度噎住了话头,这时他尤其庆幸自己这双来自人界的手套,让他可以这样简单的触碰一个恶魔。他几乎感动得有些颤抖,缓缓伸出另一只手想去触摸一下恶魔的左脸。

“为什么...你....”这么温暖?


果不其然的,恶魔顿时脸色一青,刹那间躲到有十米远,骂了一句莫名其妙,一眨眼就回到地狱去了。

伊万在原地呆了有一分钟,指尖又变得冰冷,才回过神来。他拿出自己今天需要收取灵魂的名单,又愣了许久,然后微笑着把它们撕成了碎片。




(tbc...)


【_(:DJL)_开写奏之章了,嗯,好像也没啥需要多说的了..............】

评论(14)
热度(116)

© Akamiu_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