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Akamiu_
原本是画手,但是现在双修文笔中
APH露中米英,以及等等……
很久不更主页了,但是不排除诈尸可能,所以感谢所有新的关注!
沉迷屁股中,吃源藏
有渣刀剑乱舞坑,这个我没有节操,除了爷攻什么都吃
p站id: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6210426

【沙苏露中】心迁移[7]

心迁移[6]


chapter 7



可憎....太可憎了......
伊万跑回学校里后,没意识到自己已经像哮喘病人一样气喘吁吁,四肢麻木。一切都太可憎了,不论是王耀对他做的,还是他自己这副身体,都让他憎恨。

不是啊...不是的......
伊万一边迈出步子,一边在初冬的空气中吐出滚烫的气息。
是自己...太没有用了......若不是自己这么软弱,怎么会沦落至此,怎么会沦落到被人可怜、被人同情、被人当做他人的替代品呢。

对他人的憎恨,随着伊万慢慢走到王耀所在的教学楼前,突然消失殆尽了,全部化为了对自己的憎恨。他停了下来,不再向前走一步,凝视许久的地面,他忽然觉得很累。在寒风里奔跑的结果就是他现在嗓子疼如刀割,他掩着嘴咳嗽了几下,斜眼看了看这冬日暖阳,若就这么待在阳光里,他还觉得好受一点。于是他走到道路边的大块草地上,选了一棵光秃秃的、没什么树荫的大树,坐在下面,一仰头靠在了树干上,温暖但不刺眼的阳光穿透他眼睛的晶状体倒映在他紫色的虹膜上,可惜他看不见自己眼底的流光溢彩,不受控制地阖上沉重的眼皮。
他仍感受得到微风划过他耳边,光线使得他看自己的眼底是淡色的橘红,他也可以“看见”一片片叶子的阴影在他眼前晃来晃去,随之陷入一种静谧舒适的浅眠里。他其实很想睡过去,但是心里搁着事儿,像一把安静的匕首藏在他身体里,怎么可能睡得着。

不知过了多久,他恍惚听见了铃声,但他不愿睁开眼,下午的暖阳渐渐使他的手脚回温,不再那么麻木了,而他多希望自己真的是个移动不了四肢的木偶,就这样躺在路边,什么都不知道,也挺好的。
渐渐的,他身边伴随着下课后的嘈杂也越来越安静了,待他又能够清晰地听见树间的鸟啼时,一个向他蹑手蹑脚靠近的脚步声他也能听见了,它们轻悄悄地踩过伊万身边的小草,接着,伊万感觉到有人将什么披在了他身上。大概是外套,伊万想。
即使不用睁眼,伊万仍准确无误地捉住了那人的手腕,对方试着挣扎,伊万没有用狠劲儿,却抓得牢牢地,一动不动,没多久,那挣扎便在无奈之下放弃了,但更像是在静待时机,等待某一刻的松懈。

伊万仍是没有睁眼。
“伊利亚,是谁?”
那手腕明显颤抖了一下,接着又开始挣扎,更加用力的。
“因为我和他长得很像吗?”
伊万开始感觉到从对方手腕传来的轻颤了。

伊万缓缓睁开眼,对上王耀左右闪躲的脸,充满动摇。
“不要回避我的问题,你只要一次见到我这张脸,就没法回避,不是吗?”
王耀的力气就像被风一点点带走了,直到他失力跪坐在伊万身边,垂下头,不想让伊万看到他隐忍啜泣的样子。是啊,他怎么可能忘得掉,他怎么可能抑制得住那股思念。但他太害怕了,太害怕知道那个人永远不会回来的事实。光是想想,都能让他害怕得全身发抖。

“在这里....”王耀的声音里染上了没法掩饰的哭腔,依旧不敢抬头看伊万,轻轻把脸侧靠在了伊万的胸口,“伊利亚....就在这里......”

那一瞬间,伊万又明白了什么,一些模糊的记忆在他脑海里闪过。那是他徘徊在生死边缘的时候,眼前甚至冒着白光的时候,只有他母亲安雅哭喊的声音还微弱地响在他耳边:
“万尼亚!!不要死!不要死!!....你有救了!你有救了!!一定要撑住啊万尼亚!!!”
后来,即使他百般询问自己的救助者是谁,他左心房那颗没有病痛的心脏是谁的,甚至手术费的问题,母亲都坚决不肯给他透露半个字,问得烦了,便说那是无名的志愿者和慈善者,对方刻意没有报上身份,所以她也什么都不知道,于是伊万只好闭口再不提。

报应...这都是报应....天下哪有这样掉馅饼的好事?!

伊万笑着哭了出来,觉得可笑,觉得可悲。一手抓住王耀的肩膀,使他随着自己的话语摇晃,一手紧紧揪住自己的左胸口,眼前似是一片眩晕,用尽力气一样嘶吼。
“不要了...!....我不要了......!!”
“还给你!如果你思念的只是这个!我还给你!!”
王耀被惊吓得更加害怕了,几乎是肉眼可见的浑身颤抖,他好像也能感受到伊万的痛苦,扑上前抱住了他,哭喊着,恳求着,胡言乱语地道歉。
“求你了!别这样!求你了伊万!对不起对不起...!是我错了!求求你不要这样!”

“嘁,这是谁家的熊孩子啊,把别人家的小猫弄哭了可是很过分的。”
在外人看来这不过是两个吵架的人抱在一起哭闹而已,这突然插进来的声音语调尤其傲慢,显得格格不入。这使二人暂时停了下来,王耀的动作顿时变得非常僵硬,松开了双手,迟迟不敢回头。
伊万闻言抬眼望过去,来者一身张扬的正式西装,姿态笔挺而高傲, 右手还持一表示风度和身份地位的名贵手杖,站在十米开外冷冷地看着他们,眼睛里满是危险的暗金色,似曾相识的颜色,似曾相识的…恨不得杀了他目光,似曾相识的一切......记忆、线索,都逐渐连成一线,正如五雷轰顶一般,让伊万想起了更多。

“真是好久不见了,你居然还活着,不,应该说,多亏了我,你才能活到今天——小杂种!”
是啊,伊利亚,他怎么会不记得这个名字?不过是更久远的记忆,他一直不愿回想的,视作垃圾一样的记忆。

“......斯捷潘。”
来者似是嘲笑,发出一声不屑的鼻音,“亏你还记得,不过这样的重逢,我可一点也不高兴,瞧你做的好事。”
这打击似乎太大,伊万还没从这样的震惊里回过神来,直到他怀里的人又动了动,他才意识到斯捷潘指的是王耀。

“耀,过来。”斯捷潘没有腾开右手,只随意地伸出左手,简直像招呼自家的猫狗一般,呼唤王耀的名字。

伊万觉得眩晕感又加重了一层,由衷地希望胸口的疼痛是假的,并有意无意地想要无视它。他看见王耀略显匆忙地擦干脸上的泪渍,变成一副波澜不惊的表情,然后站了起来,果真转身向斯捷潘走去。
不可以...不可以......
不知道为什么,胸口忽然跳动得厉害,伊万直觉绝对不可以让王耀过去,赶紧拉住王耀的手。王耀回过头,悲伤地看着伊万挽留他的样子,有些不知如何是好。斯捷潘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悦,但他并无变化,只是以同样的姿态,再次呼唤了王耀而已,但那里面多施加的一层无形的压力,着实让王耀脊背发凉,于是他狠了狠心,挣开了伊万尝试愈发握紧的手,径直朝另一个人走过去了。

咚...咚咚....咚咚咚咚......
胸口的疼痛终于发展到不可能无视的地步,一阵阵的让伊万几乎站不起来的疼痛仿佛也在提醒着他那不是错觉。
“耀...小耀......”
有气无力的声音弱得不被那人听见,也被斯捷潘刻意在那人耳边的呢喃而盖过,“乖~耀,真乖~”斯捷潘还抬手摸了摸王耀的头发,按住他的肩头,不让他有机会回头再看一小眼。斯捷潘望向伊万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虽然那在伊万眼里已经近乎扭曲不堪了,然后,斯捷潘扳过王耀的下巴,在完全不是借位的情况下,深深地吻了上去,意外的是王耀骤然攥紧了手却没有反抗。

直到那一刻,伊万终于是眼前发黑,一下倒在地上。
混沌的脑袋里,他似乎听见了王耀的喊叫。

“伊……!!!”
你到底是在叫谁呢?或者说,你到底....是在关心谁呢?



(...tbc)


【大晚上拿手机发的…明天再检查一下……在没更的这段期间,我好好地、完整地构思了一番《心迁移》的剧情和背景,以及完善了各个人物设定,应该…是不会坑了…吧……_(:з」∠)_当然大家多多的支持评论我才有动力更新嘛~(←无耻)】

评论(29)
热度(80)

© Akamiu_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