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Akamiu_
原本是画手,但是现在双修文笔中
APH露中米英,以及等等……
很久不更主页了,但是不排除诈尸可能,所以感谢所有新的关注!
沉迷屁股中,吃源藏
有渣刀剑乱舞坑,这个我没有节操,除了爷攻什么都吃
p站id: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6210426

【APH同人】《黎夜交响曲》(启之章 chapter 20)

chapter 20



“就是这里了......”待到夜幕降临,亚瑟和阿尔弗雷德就趁着夜色,潜入了意大利首都市中心的罗马竞技场。亚瑟也是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来到异国他乡,虽说不是抱着游玩的心情,却也了无牵挂,毕竟他已经没有可以回去的地方了,换句话说,眼前这个恶魔的身边,就会是他的归宿,无怨无悔。啊不过,如果他真的能够顺利地“活”下去,他肯定会回孤儿院看看的。看看罗莎和艾米丽是否安好,孤儿院的大家是否安好,不知道他的小说卖出去后能不能帮助到孤儿院重建,之类的。一旦细想,亚瑟其实还有很多放不下的东西,他最能放下的,恐怕是他自己的生命了,不如说他现在已经放弃了,这是一条回不了头的路。

相比内心戏丰富的亚瑟,阿尔弗雷德显得轻松愉快不少,仿佛离成功只剩一步之遥。这个罗马斗兽场令他感觉舒适,他好像能闻见这个遗迹中存留的一丝丝千年前古人挥洒的鲜血和无数不甘落败无辜冤魂的怨念,这氛围对恶魔来说简直是一盘可口的大餐。他似乎理解了为什么会有一扇恶魔之门存在于此,赫尔柏洛斯无情且嗜血,它肯定也非常喜欢这里。

不过不太让人满意的是,这个竞技场太大了,而且那个叫做费里奇安诺的小精灵说得没错,这里真的有很多很多门。古旧的圆形建筑,大致都被保存下来了,由三层混凝土堆砌而成的筒形拱看台上,整整齐齐排列了三圈儿不同高度的拱门,每层都有80个开口,真要找起来,凭他们两个人一个晚上都不一定能找个遍。

虽然这是市中心,但是周围倒算安静,遗迹本来就受保护,大半夜的,自然是没有一个人会到这里来,他们可以放心地寻找。于是他们便分头,各自分工,一个个摸门去了。


话虽如此,阿尔弗雷德知道他们对于“恶魔之门”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形态并没有确实的概念,他们没有听说过,更没有见过,甚至于恶魔之门是否真的存在于这个古老的斗兽场内也无法确定,只能像无头苍蝇一样乱撞。阿尔弗雷德自己还好,他却是不相信如亚瑟这般严谨认真的也能对这种没有把握的计划如此冷静。

大概....只是想做点什么摆脱现状而已......想做点什么,不让自己胡思乱想吧。阿尔弗雷德没有想到自己活了几百年仍会突然觉得自己实在是幼稚,他只顾着让他重视的亚瑟留在他身边了,却没有对他的处境和心情考虑周全。他自以为是的计划在亚瑟被判定为天使的那一刻就彻底打乱了,他也没有备用方案,不....或许,他本就杂乱无章的生活轨迹更早就被打乱了。

什么时候?他知道自己喜欢亚瑟的时候?亚瑟有意无意向他表达感情的时候?他为了亚瑟决定回来的时候?他为了亚瑟决定离开的时候?还是...他只第一眼,就决定救下儿时的亚瑟的时候?不知道,他们二人的命运都被拧在了一起,谁也不知道那手掌下,是一枚绳结,还是一团乱麻?

但是,他知道,他决不后悔。若是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还会去救亚瑟的。他明明是个恶魔,却逃不过那一个人的眼神。


“阿尔!”

就在阿尔弗雷德若有所思出神的时候,亚瑟从竞技场对面的最下层看台喊他,才把他的注意力给拉回来。走到他身边,很惊奇亚瑟居然有所发现。

“我觉得...就是这附近....虽然是没什么实际的证据....但是,我有一种...奇异的感觉......”

阿尔弗雷德顺着亚瑟的话,环顾了四周,这等贵宾看台,大概是国王、祭司一类人的位置,除此之外似乎就没有特别的了,但是考虑到亚瑟的力量,他相信亚瑟对于此类事物的感觉一定比他要敏锐。只是这么想,他也隐隐约约有了思路。

“亚瑟...这里到处都是门,它们也没什么区别,反过来想,恶魔之门可能不在其中任何一扇拱门里。或许...最明显的地方,反而是可能性最大的。”

“你的意思是...?”

“恶魔之血才能打开的门,必定不是普通人能到达的地方....”思绪渐渐明朗,阿尔弗雷德果断地抬手用尖牙咬破了大拇指,用打开去灰市道路相同的方法,在眼前一划,隔开了三界的缝隙空间。

而与打开灰市空间不同的是,那沾了血一般红的线,忽然爆裂开,喷溅出大量的红色液体,喷向他们,喷向天空。溅在他们身上的类似于幻觉,而夜晚的天空,却真的被染成了鲜红色,云朵则是一片漆黑。这里没有风,也不像是活人之地。毫无疑问,他们已然被拉进了另一个空间,罗马竞技场依旧,却好像是平行世界的竞技场了。


在这片突然降临的死寂之中,亚瑟顺着阿尔弗雷德的目光望过去,在竞技场的正中央,正是恶魔之门。比周围的那些拱门还要大上一倍,由石头所砌成,大门紧闭,地狱守门犬趴在门前睡觉,它身上的毛发黑得发亮,像染了血,它体型巨大,一只就占了几乎四分之一的场地。

赫尔柏洛斯很快苏醒过来并注意到他们,三个脑袋都开始警觉地呲牙咧嘴,亚瑟发誓他在它们白晃晃的犬齿上看到了血迹,谁知道那是谁的呢。赫尔柏洛斯在看见阿尔弗雷德之后放下了一分警惕,从它们滚动的喉咙深处震动着发出地狱般的魔鬼之语。

“恶魔?为何来到这门前?”中间的头颅首先发起了疑问,而右边的脑袋则紧接着开始嘲讽,“哼,臭小子,连动动脚趾头自己进入地狱的力量都没有吗?”

“所以呢?”阿尔弗雷德倒也不打算在气势上认输,“难道我不能过去吗?”

赫尔柏洛斯两侧的脑袋似乎在发出讥笑,但那声音太过低沉,几乎分辨不出那是笑声了。中间的脑袋放低了它的脑袋,却仍然是俯视着阿尔弗雷德,“哼,你可以过去,傲慢恶魔的眷属,但是,你身后那个幽灵不行。”

被点到名的亚瑟一颤,他对地狱守门犬还是抱有敬畏的,这大概是他见过的最可怕的神话生物了,他企图掩藏在阿尔弗雷德大大的黑色翅膀后,显然这没有任何作用。


“为什么?”阿尔弗雷德反问,“你们的职责是守住这个门,不让任何可能的活人从里面逃出来,亚瑟...已经是死人了,他要进去,你们凭什么阻拦?”

“无知!”右边的犬首抽了抽鼻子,就差点把口水喷在阿尔弗雷德身上,中间的犬首挪了挪位置,这时,左边的犬首发话了:“无知,太无知了,恶魔....依我看,傲慢之魔里就没几个有脑子。”

只是相比之下,它的口气要温和了那么一丁点,但它依旧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解释道:“左首,代表善良,右首,代表邪恶,中间呢,则是中立,我们仅仅嗜血残忍吗,不是的,我们的明辨能力很重要,我们的职责也不仅如此,我们,决不能放任何善良的事物进入这个门!”

“没错”中间的犬首说道,“那个幽灵,是善良的,所以他不能过去。”


“什么?!”好好的计策又被打破,阿尔弗雷德格外愤怒,“开什么玩笑!这并不公平!让我们过去!不过是条狗,你没资格拦着我们!”

“放肆!只要想通过这扇门,就得有我的允许恶魔小鬼!若是我把你吞下去,让你魂飞魄散,也是轻而易举!”

“那就试试看啊!!”

“阿尔!”亚瑟当然不希望阿尔弗雷德真的和它打起来,不仅仅是担忧,若是输了,后果太过不堪设想。

“亚瑟,你躲远一点。”阿尔弗雷德朝他摆摆手,“这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

亚瑟根本阻止不了,伴随一声强烈的犬嚎,他们瞬间就进入了激战,力量大得光是气流就要把他推出去了,所以他只好退到看台后面,为阿尔弗雷德捏了一把汗。这时候,为什么他该死的就是一点忙都帮不上呢!他不知道幽灵能不能流泪,但现在说他快要急哭了也不为过。


夜晚,而且是在三界的缝隙空间,阿尔弗雷德作为恶魔的力量确实可以完完全全的释放出来,他有他的勇敢,有他的自尊,有他的傲慢。但他现在还不明白,地狱守门犬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几轮下来,他实在不敌,被赫尔柏洛斯巨大的爪子猛然按在地上,肺腑都要被踩碎。他恍惚觉得,他还没变成肉酱,是因为这只地狱犬怪根本没用全力。

不愧是...众魔之祖的...后代吗.......

在赫尔柏洛斯犹有余裕地把鼻息喷在他脸上时,他仿佛能听见亚瑟哭喊的声音,如果可以的话,他绝对不要死在这里,什么都好,能打破这种境况的......


突然,赫尔柏洛斯察觉到了什么异样,猛地抬起头,爪下的力道松到不至于要了阿尔弗雷德的命。血红的天空中,撕开了一道口子,与他们进来这个空间时涌出的血泉不同,那道口子里渗进来的是浅金的光芒,而且是强行进入,像是要扒开这个空间,那道光芒,倒是令他和赫尔柏洛斯都不由自主地冒起不快。那个口子渐渐被撕裂开,从那束光里,挤进来一个身影,之后张开了巨大的白色翅膀,声线和她冰蓝的眼睛一样冷。

“找到了。”


天使....亚瑟清楚地知道,毕竟这不是他第一次看见天使,虽然这次是位身着正式洋服的女性天使。只是他在和那位天使的视线刚对上两秒,她就立刻朝他俯冲过来,吓了他一跳。

“快逃!!亚瑟!别让她靠近你!”阿尔弗雷德仍然挣脱不开那爪子的桎梏,但他知道那个天使的目标是亚瑟之后,精神紧张到了极点,拼命呼喊亚瑟逃跑。光凭感觉,他就能知道来者绝对是大天使级别的人物,谁知道亚瑟被这样的天使接触到会发生什么呢,就算不会马上变成天使,也只会让亚瑟变得更干净。

亚瑟惊吓得全凭直觉在行动了,阿尔弗雷德的呼喊让他暂时迟钝的大脑像接到指令一样马上动起来,他必须逃开,况且这个天使似乎不怀好意。


“荒唐!今天见到的目中无人的家伙可真多,连天使都跑到我地盘上来撒野,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嗯?”赫尔柏洛斯动了动爪子,踩断了阿尔弗雷德能说出的每一句话,然后待到亚瑟和那个天使快要你追我赶跑到它面前时,深吸一口气,聚集起体内最深处的灼热力量,三只头猛地同时向前喷出一片黑色的火海,气势汹汹。

娜塔莎及时注意到了赫尔柏洛斯的动作,临时刹住车,一扇翅膀窜入高空,只剩不幸的亚瑟,顿时被一片巨大的火海淹没,伴随着一声痛苦的悲鸣。


“亚瑟!!!!!”


耳朵里只有亚瑟的叫喊和自己的嘶吼,像巨浪,冲击在阿尔弗雷德脑海里。他什么也思考不了了,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从赫尔柏洛斯的爪下爬了出来,或许,那折断了他一条腿也说不定,但他根本顾不上了,即使是爬,他也在往亚瑟的方向爬过去。地狱犬的火焰能够焚烧一切,恐怕他的亚瑟连灰烬都不剩了。流在脸上的,到底是血还是泪他也分不清,但是那些不断跳动的黑色火光,仍把他的眼睛刺得生疼,嗓子也快要什么都喊不出来了。

亚瑟...他的亚瑟....怎么可以...就这样....!!


“我说什么来着,恶魔大多愚蠢。”

“没错,恶魔没脑子,天使没有心。”

“多么可笑。”

赫尔柏洛斯毫不留情地在阿尔弗雷德身后嘲讽,也不管不顾他是否挣脱开了。


“我们确实能够焚尽一切,包括善良。”

阿尔弗雷德缓缓抬头,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但他欣喜不已。


直到看见了亚瑟暗绿色的瞳孔,黑色的眼底,和些许印在皮肤上的黑色鳞片....一个身影,周身环绕着黑色烟雾,渐渐站了起来,屹立在火焰之中,不为所动。


“恶灵的话,可以让你通过这扇门了,人类。”地狱的守门犬如是说。




【不出意外的话下一章《启之章》就完结了,有个设定一直忘了说,这个世界的背景时间约摸在欧洲19世纪中后期,其实大概在第一章小亚瑟坐的老爷车和旧式的电话亭那里有一点体现,后来好像没刻意去写了......关于神话的部分基本参考古希腊神话的资料并做了一定的修改,嗯。】


评论(11)
热度(34)

© Akamiu_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