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Akamiu_
原本是画手,但是现在双修文笔中
APH露中米英,以及等等……
很久不更主页了,但是不排除诈尸可能,所以感谢所有新的关注!
沉迷屁股中,吃源藏
有渣刀剑乱舞坑,这个我没有节操,除了爷攻什么都吃
p站id: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6210426

【沙苏露中】心迁移[1—3]

(说好的lof千粉放文~前面的1到3章全部试阅,看阅读情况考虑是否要写下去)

《心迁移》

【阅读注意事项】:

☆《会有天使替我爱你》paro,完全借用“爱人心脏移植”这个梗,特此声明;

☆言情、苏、狗血,但没有白莲花,对部分人几乎是雷文的存在,慎戳,轻喷;

☆沙苏露中(不知道的建议先查查),贵圈真乱系列,结局露中,he/be未定;

☆目前可以公开的设定(看完后注意避雷):

     沙熊——斯捷潘·布拉金斯基(25)

     苏熊——伊利亚·布拉金斯基(享年22)

     露熊——伊万·布拉金斯基(18)

     沙苏露兄弟设定不变,彼此关系都非常不好,最小的露熊是同父异母,几乎没见过两个兄弟。原共同享有一笔巨大家族产业,目前沙熊管理中。耀与苏熊同岁。耀原配是苏熊(情侣),出场就是苏熊因事故已逝的设定(后期可能带回忆杀)。露熊从小先天心脏病,苏熊出事时已是末期,于是正好移植上苏熊的心脏(露熊不知情)。耀因为苏熊的突然离世,文章开头便是精神崩溃边缘的状态,因此性格一直都看起来有一点神经质(可视作ooc....)。

ps:虽然我是一本正经写的....但是建议轻松地去看(笑

正文:

【楔子】

我给你想要的,你回报我想要的。

爱情不是平等的吗。

死亡不是我对你爱情的终点。

会有....替我爱你。

是谁告诉你。

真爱,只能有一个呢。

心,可以转移。

我的,爱呢....?

chapter 1

风和日丽,秋高气爽。九月初,又是一年开学季。重新审视这个城市时,伊万发现它还是可以充满活力的。

不过说实话,伊万很久没有所谓的“神清气爽”了,修养了好几个月,他总算恢复得差不多,看起来和一个普通的大学新生别无二致。这正是他长久以来所期盼的。

独自一人也能轻松地将行李搬到宿舍,然后丢三落四地跑去教室报到。拉了几个看起来软弱的同学做“跟班”,又找了几个看起来很“酷”的做朋友,想要摆足一个“坏学生”的架子。他有所尝试,不过还是只记住了几个班干部的名字,毕竟他急于表现自己,彰显自己的存在感,他要的只是别人都清清楚楚地记住他,打造他自己的交际圈。

尽管伊万交朋友的方式显得有些幼稚,但没人阻止或者厌恶他,大家都是在青春期,叛逆期,对同类的容忍度比较大,而且没人会去难为一个来自俄罗斯的高大英俊的斯拉夫人不是吗,所以谁也不知道这其实是伊万第一次真正结交朋友。

因此没过多久,伊万的大学生活如他所愿,变得“多姿多彩”起来。

挑喜欢的课上,在讨厌的课上打瞌睡,视作业为可有可无的任务,利用一切闲暇时间来“打发时间”,酒吧之类的地方成了他尽情欢舞的后花园。走在路上,多数人都认识他、知道他的大名,背后的议论有褒有贬,也尽数成了他生活的调味剂罢了。

这日子过得或许有些颓靡,但他才不在乎呢,他才刚开始享受人生。

他热爱这种挥洒青春的生活,好像要把自己之前失去的全都补回来。大学生活最大的优点还是——自由。而且他终于可以开始靠自己的力量学习独立,天啊,他不是不爱他的母亲,但他已经不得不和那个他又爱又恨的女人挤在一所小公寓里十余年,他的母亲是个好女人,也是个十足的怨妇,伊万无数次想,这个女人要是不那么软弱,他们一定可以过得更好。住进大学宿舍后,他就可以光明正大地逃离那个“母爱监狱”了,想着自己某天回去的时候,可以像一个将军一样凯旋。他应该为此努力,不过目前还不想,大学可有四年时间啊,他自认为还有很多余裕供他挥霍。

总之,伊万的新生活让他每天都过得很开心自在,如果...哦,如果没有那个小个子男人总是像在跟踪监视他一样就更好了。

是的,他怎么可能不注意到。自打他融入这个校园的那一天,就好像一直被一种异样的目光注视着,伊万的神经还算敏感,他很快就发现了那个总在大树、墙根这类掩体后露出半张脸的,跟踪狂的身影。呃,居然是个男人。好吧,伊万起初确实以为这会是某个暗地里仰慕他的女同学,不过显然...是个精瘦的长头发男人。寥寥几眼,他并没看清,不过足以让他警惕。就在他盘算着哪天把那个人引到巷子里堵起来教训一顿之前,让人意外的是,那个男人居然主动走到了他面前。

伊万一开始并没明白引出这个跟踪狂的契机,后来,却成了供他玩耍的把柄。

几个穿黑皮夹克的男生慵懒地靠在路边,倚靠着树木、长椅、路灯...任何他们可以倚靠的东西,笑得痞里痞气:“不会吧伊万,你没抽过烟?”

“额....”伊万的白大衣已经够显得与这些学长们格格不入了,他不想从行为上也是,“说实话...还真没....”

“哈哈...咳...哈哈哈....”其中一人笑着还呛到了一口烟,然后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盒烟递给伊万,“这太逊了老兄,喏,你该试试。”

犹豫了数秒,伊万在他们再次嘲笑他之前接过了一支烟,男人笑了笑,从兜里拿出了一只精致的zippo,唰地打着了火石,把小小的火苗凑上烟头。接着一只略纤细的手掌插进来,啪得盖上了打火机的金属壳帽,并夺走了伊万指尖的香烟。

“嘿!你...!”男人想骂些什么,不过看清来者之后,瘪瘪嘴皮,还是把话咽了回去。

伊万也很不满,但忽然发现这就是那个尾随他的那个男人,更多的是惊讶。

小个子男人侧过大半张脸,所以伊万并没看到他怒气腾腾的样子,只能从那些被吓唬住了的几个人脸上的表情分辨,他绝对是恶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

“你们当这儿是什么地方!不想被记过就滚!”说着,他还发狠动了动手指,把方才夺来的香烟捏了个粉碎。

身为学长的几个男人们互相望了望,悻悻然离开了。那是伊万没见过的怂包儿样,他猜测这几个临毕业的学长,即使是玩世不恭,也不想在这最后一年里惹上麻烦。但是他实心实意地对眼前这个人油然而生一股子敬佩之意,不管怎么说,他是个有能耐的人,最少是个有权有地位的人,虽然他是个跟踪狂。

那个男人转过头来时,伊万又觉得鄙夷。才一秒钟,他就从那张脸上看不到一点气势了,倒是装满了一种....少女盯着流浪小狗般的怜爱,或是像他母亲多愁善感时露出的哀怨。他脸上的黑眼圈显得他非常憔悴,他要是收拾干净收拾精神,应该会很清秀才对,伊万想。

这个相对他这个长期病号来说依然纤瘦的男人四下张望,然后拉起伊万的手,带着他小跑起来,直到钻进一个没人的墙壁死角。一开始,伊万还是好奇,不过谁的耐心都有限。

伊万用力甩开那人的手,大声抱怨:“你干嘛!真是多管闲事!”

“对...对不起....”男人对伊万的气愤表现得异常惊慌,而且很担忧地看着他,“对不起对不起...我...跑得太快了吗?你有没有事?”

“啊?我能有什么事。”

“对...不起....”男人甚至紧张地咬住了一根手指,垂下头,好像他除了道歉什么都不会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知道你一直跟着我,刚才,又为什么突然跑出来多管闲事?”

一口气抛出一堆疑问,无非就是讨个解释,但是男人什么都不回应给他,目光不安地从脚尖扫到周围的草地,又转回脚尖,就是不敢抬眼看他,也不回答他的问题。伊万真觉得自己遇到个神经病,正打算开骂,男人揉搓了一下指尖,有几颗烟草还残留在他手上,然后他极轻地指了一下伊万的心口,小声说:

“别学...抽烟....对你这里...不好......”

伊万愣了愣神,还在努力揣摩这句话。

他有先天性心脏病,曾经有。来这所学校时,他就是打算要抛掉过去的一切,那疾病从没给他带来什么好的回忆,只有无尽的病痛和委屈而已,童年因为这病痛而让他自卑,严重的时候他足不出户。他以为只要隐瞒了这些,在这里,他可以开始新的生活的,一个不被歧视、不被怜悯、不被束缚的新生活。他不明白,他努力隐藏的事情,他滴水不漏的外在表现,为什么这个人,好像知道他的一切?

回过神时,男人已经逃走了,除了他的样貌和满脑子的疑虑,什么都没给伊万留下。


chapter 2

一场闹剧之后,伊万自然不会善罢甘休。对方似乎对他知根知底,而他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好在那人各方面都很容易辨识,伊万没托几个人就查到了一些他的基本资料。

王耀,大四,中文系,学生会干部。所以,还是学长了?他听说,这个叫做王耀的前辈在学妹学弟们中的人气还挺高的,因为他为人温和谦逊,对人体贴温柔,还有一副精致的东方人面孔,连男生都愿意多看几眼。伊万回想了一下,他们近距离接触时,只发觉那人瘦得厉害,脸色疲惫憔悴,唯独看他的那双眼睛颇有光彩,虽然它们总是躲躲闪闪。于是他在几个热情的女同学那里得到了更详细的情报还有几张他的近照,嗯....这么说有点奇怪,但他确实是个漂亮的人。还知道了他前阵子好像因为重病请了一段时间的长假,也就不难解释他为什么瘦骨嶙峋的了。但他依旧不明白,这个和他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的人为什么要跟踪他。

最终伊万还是决定,亲自去找这人问个清楚,而且这次绝不会让他逃掉,逼问也得叫他全盘交待了。不过出乎意料的是,这个叫做王耀的人只逃避了几天就又出现在他视野里了,而且是明目张胆地在跟踪他。譬如在食堂吃饭时,他会隔着两三个桌子的距离,目光却是赤裸裸地黏在他身上。然后就是各种地方的偶遇,操场,图书馆,甚至公共课的课堂上!他总是会隔出一段恰当的距离,既方便跑路,又能正好看得见伊万,也不容易被搭上话。

就在这种情况下,王耀又好几次消失在了伊万眼皮底下,都是他打算上前问话的时候。

伊万既郁闷又快要被逼疯,在假日去了校外放松心情。他原本以为到了校外,他就可以从这种诡异的注视下喘口气,然而当他再次看到王耀出现在大街转角处时,他那点儿忍耐力也全部崩溃了。于是他用了自己最早想的计划,利用人群和拐弯的视线死角,把王耀堵进了小巷子里。

“好吧,说清楚,你到底为什么要跟着我?王·耀·学·长。”

不回话。

“我姑且称你一声学长,不过你要是再不说,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伊万示威性地揉揉拳头,直直地瞪着王耀。

王耀悄悄抱起臂膀,仍是不回话,也不抬头,伊万原本就比他高一个头的个子,只能看见王耀黑漆漆的头顶。

这下伊万可是真生气了,该警示的也警示了,该告诫的也告诫了,他再也憋不住怒火,一把扯起王耀的领口,强迫他抬头,力气大得几乎把王耀整个揪起来,只能脚尖着地。

“别再装聋作哑了!至少,你也要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伊万用空余的左手,又指了指他的左心房,右手也稍微放松了一些,让努力扭过头的王耀不得不去注意到那里。

咚...咚咚......

他们其实靠得很近,王耀能够听见伊万胸口平稳的心跳声,或许因为伊万的愤怒而略微加快,但他仍能听清楚那里生命的鼓动,并为此呼吸不稳。他终于缓缓抬头,对上了伊万的紫色眸子。伊万愣了——他一副要哭的样子!那汪金色的潭水里波光粼粼,充满了悲悯的柔情,熟悉得仿佛在看一位老朋友...或是...爱人......这目光盯得伊万心中一荡。

接着王耀抬起他微微颤抖的指尖,轻轻划过伊万眉角,就像在抚摸珍爱的人。伊万全程动弹不得,他忽然觉得王耀的一举一动都带有魔力,包括这轻抚,都能让他的心脏加快跳动,让他怀疑自己又犯了心脏病一样呼吸困难,只是那儿一点儿都不疼,让人满怀悸动。

王耀瞬间回了神,触电一般弹开了,呆滞了没两秒,就推开伊万冲出了巷子。尽管伊万追了上去,却还是在人群之中跟丢了。他是追,王耀却像是在逃命。

伊万仍然什么都没问到,但他心里有了一个自己给出的正确答案。

自负地想——这个人喜欢他,肯定是喜欢他才这么跟着他、关心他甚至于调查他的!

意外地,他不讨厌,还有点喜滋滋的,毕竟他从王耀身上感受不到任何恶意。跟踪是有些烦人,但王耀这个人本身很有意思,伊万并不介意跟他玩玩儿。于是更加坚定了要再次亲自去找他的想法。

“周末你有空吗?我们去约会吧!哦不...我是说....一起出去玩?”

第二天,王耀在课后被告知有一位学弟找他的时候就察觉不对劲,只是没想到伊万会给他来这么一出,打得他措手不及。这可不是他想看到的效果。

“我拒绝......理由太多了...你自己随便想一个吧。”因为昨晚的尴尬,王耀脸上只是冷漠,目光依旧躲躲闪闪。

伊万一副早有预料的表情,凑上前小声道:

“我是给你个机会,你难道不想周末时间也能监视我吗?放松点,我只是想认识认识你。”

“我没有监视...不不,你没必要了解我...”

“嘿!再不济,做个朋友总行吧?到时候你想怎么监视都行了。好不好嘛~”伊万是打定了主意要死缠滥打,仗着这是在教学楼的走廊上,来来往往的人比较多,左拉右拉着王耀硬是不让人走。

这着实让王耀难下台,周围陆陆续续投来一些注视,加上伊万使劲儿给他卖了一把可爱后辈的戏码,让他无从拒绝,只好结结巴巴地答应了。

得到承诺后,胜利满载的伊万高兴地蹦跶着走了,耳畔飘过一些意味不明的闲言碎语,他全当了耳旁风。

“你有没有觉得,这小毛熊长得挺像那个谁的?”

“啊?哦是有点儿...我还以为俄罗斯人都长那样哈哈~”

“怎么可能啊哈哈哈....”

chapter 3

周末如期而至,夏季末的天气相当好。

伊万是呼吸着午后舒适温暖的空气,满怀着好心情赴约的,虽然是他提出的邀约。不知道为什么,那次之后,伊万心里笃定地相信王耀喜欢他,反而因此玩心大起,反正他也不讨厌王耀,而且在想到他的时候,心脏还会嘭咚嘭咚跳得厉害,是兴奋的节奏。而且他相信,当他和王耀接触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他就会主动解开自己心里的疑虑了。一个知道自己底细的人,还是和他好好相处比较妥当。

其实他有点担心王耀会逃避,会爽约,不过当他看见王耀孤零零地等在校门口时,雀跃不已。王耀穿得比平时还要讲究一点儿,整体都是清爽干净的,很配他的气质,看起来也精神了不少。伊万觉得他是不是多心了,王耀看上去像是很习惯了这样的....约会?

上前打了招呼,王耀还是不愿意直视伊万的眼睛,估计是出于礼貌,张嘴像是背课文一样干巴巴的。

“我们去哪?”

“噗呼~这个嘛,我已经想好了哟~”伊万把这种行为当做了闹别扭,微微倾下身子想与之平视,贴近王耀的脸,逼得王耀往后连退了两步,“小耀想去哪,我们就去哪吧。”

综上所述,这句话估计是伊万今天最后悔说出口的话之一了。他万万没想到,王耀可机灵,居然选了市立图书馆!

无聊,而且该死的、安静的、不能说话的地方!

于是伊万不得不遵守他的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跟着随手选了一本历史书的王耀坐到了图书馆的某个僻静的角落。伊万也只好装模作样地选了几本书,只是他完全没心情去看。王耀坐下后几乎就进入了无我的境界,一句话不说,甚至不怎么动,当伊万不存在一般,安静得没有一丝破绽,任坐在对面的伊万怎么给他使眼色表达不满都没有反应。每当伊万想和他说话的时候,他就竖起食指,轻轻贴在唇上,从中吹出的细微气流声,提醒他闭嘴,然后又埋进书本里。

伊万可真是觉得栽了,他是没想到王耀聪明到给他来这么一手,这样他如何如何想从他那儿套话都没法了。伊万瘪瘪嘴,不甘示弱地站起身,走到王耀旁边坐下,在对方没任何反应的时候,手掌虚掩在脸旁,嘴巴凑到了王耀耳畔,小声抱怨:

“我真不懂这有什么好玩儿的,一点都不有趣。”

温热潮湿的阵阵气流几乎是在舔舐着王耀的耳朵,伊万或许是无意识地,柔软的唇还是不经意地划过了耳廓,痒得王耀又缩了缩,不一会儿就涨红了耳根,伊万乐得看到这样可爱的反应。

王耀推开伊万的嘴,想了想,靠近伊万的耳边:“你若不想待在这儿,我们现在就可以回去。”

“我不要那样。”我还什么信息都没得到呢,你休想就这么逃走。

王耀没回话,给了他一个“那就闭嘴乖乖看书”的眼神,就重新拿起书,和伊万并排坐着。

伊万没法,只好翻了几页书纸,没过多久,就无趣地趴在了桌上,一脸怨念地盯着王耀看。从眉眼,到鼻尖,到下唇,再到发鬓....真是个漂亮的人...所以他才无法讨厌这个原跟踪狂吗?尽管他的注视十分露骨,但王耀眼珠斜都不斜,任他这么瞧着。伊万没注意到,自己的心跳从未如此平静,使他的气息也很平稳均匀。静谧的环境,就在这种单方面的注视中,他竟舒服得睡着了。

直到觉得伊万陷入深眠,王耀才动了动脖子,回看伊万的睡颜。

那与伊人相似的脸,他是憎恨的。因为会有一股说不出的苦涩积在他心头,他无法诉说,无法发泄。所以,他宁愿偏执地注意这个人的一举一动,但什么都不做。原本,他并不希望伊万知道他的存在,他只要默默地关心他,关心他的健康与否就行了。那毕竟是他的私事,还如此沉重,他也不想强加在这个人身上,这个人....只是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

但是,看啊,他睡得多安详啊....会让他不由自主地怜爱这个人。是的,至少有一点王耀心里是承认的,他真的非常非常在意伊万,关心伊万,仅仅因为...他继承伊人......

鬼使神差地,王耀忍不住去靠近他。他偏过头,轻轻靠在伊万的后背上,闭上眼,静静聆听着。

咚咚...咚......

王耀鼻子一酸,直到憋红了眼,悄悄地、迅速地逃离了现场。

伊万醒过来的时候,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只王耀借的书还留在桌上,他立马慌了,在图书馆里大喊大叫,引来众人的侧目,连工作人员都围上来阻止他了。就在伊万到处招惹不快,差点要被赶出去时,王耀正巧回来了,拉着伊万跟人道歉,还了书就赶紧离开图书馆了。

伊万看到王耀的那一瞬间,还是高兴的,至少他没有又逃跑,不过之后就只是在生闷气了,尽管错在他身上。

“我只是去趟卫生间,你有必要那么嚷嚷吗。”

伊万拧着眉,瘪着嘴,还在生闷气。

“唉...”王耀叹了口气,加快了脚步,“总之,你要我陪你出来,我也来了,该满意了吧?我们现在回去,以后你不要再...”

不要再找我出来了,原本王耀想这么说的,但是伊万冲上来拉住他的手腕,不许他再走了。

“那可不行,今天还没结束呢。”

王耀指了指他的腕表,说:“伊万小朋友,现在已经很晚,快到晚饭时间了,我还要回去...”

“不行。”伊万再次强硬地打断了他,“去了你想去的地方,还没去我想去的地方呢。除非...”

伊万的语气变得有点儿玩味,“除非....留到下一次。”

王耀当然是看穿了他的把戏,这么循环往复,他就得不停地和伊万约会下去,总有一天会被他逼到死角。王耀平时住校,但周末晚他本来是要回家里给弟弟妹妹们做一次饭的,虽然答应伊万能解一时之急,长远来看,确是不划算的。纠结了一番,他决定放家里人的鸽子,还是同意今天奉陪到底。

伊万倒是觉得这是情理之中,王耀默许后,他拉着王耀就大踏步走起来。王耀试着挣脱,但是再怎么反抗,也拗不过伊万,最后妥协为伊万轻轻牵着他的手,直到步调也逐渐统一。

(tbc......)

【毕竟是试阅_(:3JL)_还是希望有多多的评价、感想和建议.........】

评论(20)
热度(115)

© Akamiu_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