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Akamiu_
原本是画手,但是现在双修文笔中
APH露中米英,以及等等……
很久不更主页了,但是不排除诈尸可能,所以感谢所有新的关注!
沉迷屁股中,吃源藏
有渣刀剑乱舞坑,这个我没有节操,除了爷攻什么都吃
p站id: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6210426

【APH露中】《投桃抱梅》chapter 23(完结)

(今天发现800fo了,真的感谢大家的支持!《投桃抱梅》完结章,不知道算不算福利TDT)



chapter 23(完结)


意外的,交换俘虏当天发生的“意外”,没有在全世界范围内传开。可能是基尔伯特用什么办法封锁了信息,王耀想,虽然他并不在乎。

刚回黑桃国时,他直感觉一阵不真实。他在梅花国待了有一个多月,排除头几天被关押和之后见不到伊万的那几天,至少有三十个日头,他是在伊万怀里醒过来的,虽然他们并没有机会经常地成天黏在一起,但是那种围绕周身的温暖和气息,不知不觉已经成了他每天的安定剂了。养成一个习惯只需要二十一天,三周,之后一旦不遵循这个习惯来,便会感到不自在了。因此王耀躺回自己床上之后的前好几天,既失眠,又早醒,没睡好一个踏实觉。

夜晚躺在床上,顶着双黑眼圈望着天花板时,他无法克制自己去想那个已经离得太远的人,以及那些和他在一起历历在目的记忆。

最后的那个吻....他到底...想表达、想宣示些什么呢?

然后王耀就会自责地捶打脑袋。醒一醒王耀!你明明听见他最后的话了!那不过是个分手吻而已!而且...不要再想了!你们已经没有关系了!留恋彼国的king,是不忠!

只是如此说服自己而已....而他一偏过头,就能看见搁置在床头上的红绳。荒谬的是,他依然执拗地每天用它束发。就像有另一个人格天天在他耳边悄声提醒他,提醒他这份互相恋慕的感情,是真实存在的,至少,曾经是。

像乌龟一样逃避般缩回被窝里,他恶狠狠地咒骂那个远方的king,咒骂他的自私和卑鄙,到最后,还要将这份纠缠的思念送给他,摆明了是要他为此忧愁,为此痛苦不堪!可是...自己似乎也没有资格责怪他。王耀轻抚自己跳动着的胸口,感受那份沉闷和小小的兴奋。在离开梅花国的那天早晨,他也偷偷地将那个青花釉的五彩瓷小香炉,塞进了伊万衣柜中挂着的那件红斗篷里。现在想想,或许他也在期望伊万无意中发现它的时候,也会对他恋恋不舍,也会因为对的他思念而悲伤吧。也许他会抱着那个小香炉,坐在那片向日花田里,那个他们第一次交心的地方,看着夕阳,怀恋他金色的眼睛,自己那双被他赞美过无数次的眼睛。只是这么幻想着,却丝毫不能缓解王耀心里的苦闷,反倒是淡漠了埋怨。

自作孽,不可活。他就不应当在伊万第一次向他倾诉爱意的时候心跳加速,他就不应当假装依赖他宽厚的怀抱,一次也不行。这就是命运吧,他多次败给了自己的命运,并为它忧天悯人。


期间,亚瑟很“善解人意”地表示要给王耀放个长假,他到现在都对王耀在梅花国肯定长期遭受了酷刑的想法坚信不疑,因此他非常希望王耀能借此时间养伤,对于王耀总是呆滞的目光,他反而心疼地觉得王耀绝对是因为折磨而留下了什么心理阴影。阿尔弗雷德不置可否,倒也是默认了亚瑟的安排,还会调侃说,王耀平时也没什么工作,也就是带带兵,偶尔巡逻一下城里,研究一下国防,下午都是陪你这位黑桃queen喝茶,而他自己,则是完全不需要保护的伟大的黑桃king。

为了帮助王耀走出阴影,亚瑟一开始坚持让王耀还每天陪他共进下午茶,让他明白,他回黑桃国了,一切都会像以前一样,他是安全的。然而王耀强行附会的样子他一眼就能看出来,于是他试着责骂几句那个性格暴戾乖僻的梅花king,比如他是如何如何不识礼数,比如他是如何如何态度强硬,比如他那天的强吻行为简直是在赤裸裸地侮辱和挑衅黑桃国....想要借此给王耀解解气。王耀每每听到类似的话语,就会沉默不语,眼里的阴霾又深了几分,亚瑟见效果适得其反,便只好作罢闭上嘴,或是谈论别的话题。

之后过了一阵,亚瑟渐渐也鲜来找他,说是给他一个更自由的空间放松。后来,亚瑟虽然还是时不时会来看他,眼神却越发的复杂起来,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不过,他心里有自己的盘算,加上阿尔弗雷德的叮嘱,他就没有多话,除了嘱咐王耀养好身体,就是叫他想开一些。


这种越来越诡异的气氛,持续了一个多月,王耀开始害怕出门。天气渐暖,外面的冰雪开始消融,初春的花苞已经蓄势待发,他站在室外,呼出的空气也不再会形成明显的一团白雾了。他害怕那些渐渐离去,他便会渐渐释怀。

直到有一天,亚瑟终于又来找他,而且是真正有要事来商讨,是关于这场战争的后续。

“王耀...额...梅花国那边送来了停战协议,总之....”亚瑟一开始有些吞吞吐吐的,眼神也游离不定,“总之,你先和我一起到阿尔弗雷德的办公室吧。嗯...他有些事要告诉你,也有些事要问你的。”

一个月吗,不快也不慢。王耀想,那位梅花queen果真讲信用,不过这也是众望所归,而且他想伊万总不至于还希望跟他在战场上相见。只是亚瑟的说法让他感觉怪怪的,见到黑桃king之后,原本站在身前的亚瑟走到了阿尔弗雷德身边,一脸严肃,阿尔弗雷德虽然一如既往地挂着笑,却让王耀有种是要被批斗的古怪气氛。

阿尔弗雷德双手交叠在下巴之下,用眼神望了望自己手边桌上的几张信纸,说:“喏,这些日子我们和梅花国商讨了一下这次战争的得失和调解方面的事宜,这是他们送来的、由双方共同拟定的停战协议,你要不要看看?”

王耀正打算上前,阿尔弗雷德却不留空隙地接着说,好像原本就没打算让王耀看。

“啊不过,这次送来的协议,有些特别呢~”阿尔弗雷德笑得眯起了眼,“具体协议内容是梅花queen写的,不过这份...”阿尔弗雷德用食指和中指夹起信件其中的几张牛皮纸,在眼前晃了晃,“是伊万附赠的亲笔信。”

王耀无意识地吞咽了一下,眼神和腿脚都变得不太自在,他既好奇伊万信里的内容,又害怕某些事情败露,毕竟阿尔弗雷德这副架势,俨然是要批斗他的样子。他甚至向亚瑟投去一个疑惑和求助的目光,而亚瑟依旧面无表情。


“啊啊,这上面呢....大概就是表达了一下对于俘虏了你的歉意,和一些你在梅花国的‘英勇事迹’,还有....”阿尔弗雷德恶意地顿了顿,笑得更开了。

“还有他向黑桃国提出的——正式的提亲。”


王耀身形一晃,觉得血液上涌,大脑混沌不清,他怀疑自己是否出现了幻听,只听见了一些荒唐的话。

“对...对不起.....您...您说什么?”

“啊抱歉,我没说清楚——伊万想要娶你,就是这个意思。”

现在王耀看出来了,刚才阿尔弗雷德的装模作样,就是想要逗他紧张,这让他一阵羞愤,不过一转念,他第一时间想到的还是解释,出了嘴却是磕磕巴巴的。

“这...这....我...我我能解释......!”

“王耀”一直没出声的亚瑟发话,“你和他...是不是真的......”

王耀觉得脸上都烧了起来,全身发抖,闷得他一个字都吐不出来,以沉默表示了默认。

“嘛嘛~往好的方面想~”阿尔弗雷德已经咧嘴咧得肆无忌惮了,“这上面写得可真挚了,尤其是彩礼的部分~”

“你这是要把我卖了嘛?!”既然黑桃king如此脸皮厚,王耀也干脆地把敬称给省了,说着都要亮出拳头。

“当然...这等大事我们不会逼你,看你自己的意愿。”亚瑟难得当起了和事佬,意味深长地盯着王耀,看得他也浑身不自在。

在这乱糟糟的氛围下,门外响起一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急促到明显听得出在奔跑。


“小耀!!”推开门的,并无意外的是那个高大的身影。

就见鬼了,王耀被这一波波超乎常理的事情惊得目瞪口呆,也顾不上伊万冲进来就给了他一个大大熊抱,以及喜滋滋地抱起来转了三圈儿。

“啊哈,不过作为你的king,给你安排一场相亲还是可以的~”阿尔弗雷德看王耀反正也挣脱不开,笑得越来越欠扁了,对此亚瑟只是斜了他一眼,也没多说。

“诶...?等....诶?!”王耀还是没反应过来,毕竟这种感官抛向高空的刺激,幸福得不真实。

伊万抱得紧紧的不撒手,埋在王耀颈边用力呼吸了几口,感概道:“哈啊...这么久没见到小耀,我差点就要寂寞而死啦。”

王耀没能,也不想推拒,只是显得非常迟疑,问道:“可是...伊万....我们...真的可以...?”

“没问题的!”伊万沉浸在喜悦里无法自拔,兴奋又认真地说:“那之后我就去问了joker!这是他的原话——king迎娶别国的jack吗,确实历史上没有过呢,不过没有也并不代表不可以,因为你们这两类人接触机会少,因为立场关系很难对上眼....所以我说你们都误会了嘛,这么说吧,只要你仍是梅花的king,他也仍是黑桃的jack,各司其职,且不会因为这段婚姻破坏两国不可结盟、不可吞并的条例,那就没关系啊。”


王耀这才明白过来,他们起初都因为那场战争而被蒙蔽了双眼,认为永远会站在彼此的对立面,而事实是,褪去战争残酷的外衣,他们不过是不同国家的两个人,没有理由不能够在一起,长相厮守。

或许说这话还有点早了,但是眼下,他们都为此乐不可支,享受那份失而复得的喜悦。


阿尔弗雷德看着那两人又笑了笑,头也不转对亚瑟说:“亚蒂,看他们这样,有点想起我们新婚的时候。”

“哼,回忆过去,你也要变老头子了吗。”

阿尔弗雷德被自己爱人那有些刻薄的话语给逗笑了,摆摆手,说:“不是不是,我是想起,我们结婚那天你穿的白西装礼服。”接着他不怀好意的瞥向黑桃queen,沉沉道:“知道吗,它们现在还被我保留在收藏室最里层呢。”

黑桃queen好像察觉到了什么,用一种看脏东西般的眼神鄙视了一下黑桃king。

“......你...什么意思?”

“亲爱的,今晚想再试试吗~”



——————后记——————


“所~以~说~”基尔伯特坐在窗边,来回摇摆他的大腿,殊不知那在伊丽莎白眼里已经是划进了娘娘腔范畴的动作,“伊万让我暂时别走远,说他有信心一个月内举办婚礼,到时候叫我去做证婚人。”

“呸,折腾,你早把事说清楚不就完了嘛!”伊丽莎白正处理伊万去黑桃国期间留下的公文,心情不爽着呢,听基尔伯特这么一说,又翻出国库的账本,计算着彩礼之后筹办婚礼的资金。

“结果好就行了嘛,而且要不是那天亲眼看见,我也不好随意干涉不是?”

一堆堆的公文让伊丽莎白焦头烂额,也不管有理没理,索性把气都撒在了基尔伯特头上。

“滚滚滚,你绝对成心看我两头忙,两头吃力不讨好。”

“好好好~”基尔伯特跃下窗台,往门口走过去,“今天下午小少爷还请我去喝茶吃点心,顺便听他弹钢琴,那我先走啦~”

真是饿汉眼前一锅饭,伊丽莎白气得牙痒痒,问:“哟,怎么,你们已经谈妥啦?”

“可不是嘛!”基尔伯特夸张地指了指左脸,“差点挨一巴掌!”

伊丽莎白噗地笑了出来,叫住了走到门儿边的基尔伯特,“等等,我和你一起去。”

“不工作了?”

放下手头的工作后,伊丽莎白顿时轻松了许多,脚步都变得轻快。

“交给那些吃干饭的大臣,不然白养他们了!”



END



【最后作者的话】:

那么连载到这里,《投桃抱梅》这篇同人文就正式完结啦~

是的我之前都是在调戏你们XD写这篇文的初衷就是撒糖,所以必定是Happy End!后面写得那么虐,主要是我收不住手......不过有些反转的结局我也不是第一次写了,还比较喜欢?

这篇文我在写大纲时就觉得无比顺手,不知道为什么扑克梗的露中文那么少,这么强有力的设定,脑洞大一点,完全可以有很大的发挥空间,这也是为什么我文里那么多私设....这点我也是没收住......实际写起来,除了节奏把握得不太好我自己觉得,剧情方面还是行云流水的,我希望没太多的逻辑硬伤和语病错字。而文笔已经死了一片,如果环境描写和优雅的辞藻是盐,那我这篇文真是寡淡到不行,这一方面在我以后文章中我不抱太大期望地希望有所改进。

总之我写得还是非常开心的!短短23章被我硬是塞了三篇肉进去我也是很佩服我自己!啊不过我这方面真的很放得开,该上炕那就得上炕,不需要上炕的,为了氛围和感情塑造也可以上!((口胡))都是男人嘛,比较放得开,不会在这方面过多的斤斤计较,因此撒些肉沫进去不仅不影响剧情,反而更添风味~((纯私观点

这篇中的耀和伊万远比看上去得要般配,相信大家渐渐都能感觉到。开头的有些突然的肉不过是一种错觉和障眼法吧,相当于是从一种极端,到慢慢转变发掘的过程,这很符合这篇文的背景。像普爷说的,异国的king和jack没有多少接触的机会,很难擦出火花(文章背景是历史上都没有),因此他们很需要这样极端的推进方式(私觉得),然后伊万便被耀的气质和外表吸引了,性格方面,则是越相处越爱。耀这种有些闷骚的性格,则需要伊万的穷追不舍和死缠滥打了。(XD也是私爱好~)

说实话,如果我有大大的文笔和功力,这篇文可以再拓展很多很多....只是我能力不济,也不愿多写了,有一些部分,留给读者想象我觉得也不错。比如,米英之间的权力和爱情的奋斗史,普奥洪之间的纠葛,小菊和路德意呆的奋斗史,路德和普爷的兄弟间那些事儿,法叔和米英之间黑历史,小彼得如何当上小joker......后续方面呢,比如,小菊和耀是否能解开隔阂,依旧是普奥洪的纠葛,耀是否、或者说如何向伊万讲述他的黑历史,黑桃国和梅花国可以友好到何种程度......等等等等,绝对够你们脑补的。

如果我要写番外——我可以提前剧透给你们——就是傻白甜的露中婚礼,那种超圆满的结局就对了。我暂时没打算要写,所以干脆告诉你们╮(╯▽╰)╭。这篇写完,我要去肝《黎夜交响曲》了。

所以我唠嗑也能啰嗦这么一长串出来.........我非常希望的,是可以多看到一些关于这篇文的评价和感想,嘛,这是每个作者的创作动力吧。

以及暂时没有出本计划,没有时间。如果有哪个壕气冲天的主催直接找我出本的话,我会斟酌考虑出本的。

最后,希望你们看得开心~O(∩_∩)O真的完结了哦~(连夜码出来的,我去补觉_(:3JL)_)



评论(28)
热度(207)

© Akamiu_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