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Akamiu_
原本是画手,但是现在双修文笔中
APH露中米英,以及等等……
很久不更主页了,但是不排除诈尸可能,所以感谢所有新的关注!
沉迷屁股中,吃源藏
有渣刀剑乱舞坑,这个我没有节操,除了爷攻什么都吃
p站id: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6210426

【APH同人】《末路▪未亡》(终章+后记)【完结】

终章    未亡

  


  

在那之后过了多久?

在那个人离开自己之后过了多久?是自己在逃避对于时间的概念,是自己强制对时间感到麻木。每一秒,都要被迫去认识到——他不会回来了。

但是,如果我的呼吸是你所期望的,如果我的胜利是你所期望的。那么,不管日子多么枯燥,多么味同嚼蜡,我都会尽我所能,如你祈愿,孤单地活下去。


亲爱的,时间真的不会为任何人停下脚步,即使是我们。我的身体,也在时间巨浪的推动下被拍上海岸,任其蒸发枯萎。即使如此,我依旧压榨着自身,精神愈发奄奄一息,却绝不会断气。我是个英雄不是吗,我,我身体内你的灵魂,是我最后要守护的东西。

  

  

  

「你赢了......」少年无声地哭干了眼泪,委屈地不行。

「这场三百年的拉锯战...你赢了......」

  

这时候,我竟无话可说。

  

「曾经,我用一份议案吞并了地球上几乎所有的国/家,没想到如今...我也被一份议案打败......」少年哭哑的嗓子里仍有细微的哽咽。

「不...是根本被否定了存在的意义......为什么...!为什么我会输!」少年再次哭嚎起来。

  


我只是默默地看着,几百年的相处下来,我的内心也被打磨地像是枯燥的石头。

但是我的付出,并非没有回报。

我用你,你们,曾经教导我的,毫无保留的教给这个锋芒毕露,却空白的像一张白纸的新生儿。就像你们对我所做的一样。

尽管这很困难,事实上,非常的困难,我至今也不知道这个油盐不进的小倔驴到底学到了多少。但是相信我,这绝不意味着我会手下留情,这就是为什么,他现在在为自己的失败而痛哭流涕,而我,要亲眼见证他的消失,从我的身体里彻底消失。

  

  

“因为我,从来不是一个人。”我的语气里多多少少带着胜利者的嘲讽,尽管我面如止水。

这些年来,他多少次愤怒地想把我撕碎,想把我和你分开。可惜我们的灵魂早已合为一体。

你真的太狡猾了亚瑟,他最后还是被你摆了一道,我也是。

  

突然,少年停止了哭泣。

没错,每次提到你,他都是这样安静而沉默,我想,他又在回忆你了,然后可能会向我询问一些关于你的事情,因为你们相处的时间实在太短。明明我和你记忆他都知道了,却还总是让我像讲睡前故事一样说给他听。相信我,这同样不意味着我们关系就很好了,否则他就不会曾经尝试着从世界大楼上跳下来摆脱我了。他性格乖僻得难以捉摸,和你有点像。

  

  

「亚瑟...亚瑟......」少年抬起红肿的眼角,喃喃细语「亚瑟他...肯定恨死我了....肯定...他到最后都恨我......」

比起一个落魄的失败者,他现在更像一个被父母抛弃了的可怜孩子,想来谁都不会忍心。

  

“他不恨你。”我如实说出心中所想,“他在最后,教给了你‘爱’和‘欺骗’。它们都是人性重要的部分。”

  

「可...可是......」

 

我叹了口气,感受到他开始消散的魂魄。

“记得之前,他请你喝过的红茶吗?”

  

「恩...恩,他说...那个时候就认出了...」

“还记得那个味道吗?”

「很清甜...很好喝...我再也没喝过那么好喝的红茶。」

  

  

“那是,斯里兰卡的锡兰红茶。”我无比认真,一字一句道,“那被誉为‘献给世界的礼物’。”

  

少年先是一怔,然后从那双干涩的眼里又流出泪来。

  

“他其实从没想过要你命,他只想你明白。”

“你是被赐予这个世界的光,不应该是个...收割者。”

  

我刻意说得比较委婉,但是现在的他一定立刻就能够懂得。

所以他哭得更大声了,尽管那声音随着他的颤抖而变调,随着他的消失而缥缈。

  

「我...我杀了好多...好多人....!呜...呜啊......不止...不止是亚瑟...!他..他们都!」

“他们都不会恨你。”

  

「但我还是做了很过分的事...我自己...无法原谅的...错事......」

“但你做的很好。”我必须承认这是实话,“你让剩下的人都活下来了,你确实拯救了人类。”

「......」

“但是记得你曾经说过的吗,‘再美的花朵,也会凋败,回归泥土’,这点即使是你也不例外。”

  

少年擦了擦泪,抬头看向我。

「如果我消失了...那你呢...?唯一国变成了摆设,而美/国...早就不存在了......」

  

「对...对不起......」见我不说话,他开始有点慌张。

  

“我想...我会变成一个普通人,变成一个19岁却负担了好几百年历史的普通青年,然后普通的生老病死,再带着那些记忆,普通地死去。”

“但是我会好好活下去,我保证,连同亚瑟的份一起。”


少年的半截身子已经消失,他悠悠地靠过来,拦腰抱了我一下,哭着说了句什么,那点软绵绵力度的便也随之消散了。

心脏...好像跳动了一下呢......  

「亚瑟...我到最后,有学会一点爱吗?」


  

  

  

  

  

【新纪年0317年,新法案颁布,《“国/家复兴”二重基因计划》正式施行。】


历经三百多年,人类在严峻的生存环境下成功将文明和物种延续了下去,此时的人类居安思危,并重新回忆起曾经的文化。

这时唯一国国务院提出一项议案:利用基因技术,可调查出三百年前自己的祖先是属于当时哪个国/家,由此可在身份资料中登记自己的“二重国籍”,即“基因国籍”。在确定了自己的“基因国籍”后,可自愿前往唯一国政府创办的历史国/家文化学院,学习自己所在的“基因国/家”的文化。

此项计划一提出,便受到广范围的支持,尤其是迅速成为了年轻人中的一种流行和时尚。每个人都迫切地想要知道自己的基因国籍,并去学习那些被人遗忘已久的文化知识来提高人们的生活品质,来滋润人们长期以来枯燥的精神世界。因此这项议案很快被提上了法案,短时间内,让所有人都拥有了双重国籍,唯一国国民,以及自己的“第二国籍”。

至此,这世上,再无“国/家”的存在。

  

历史总是在重复相同的事情,不断的兴亡,人们总会在起点和终点间来来往往。可是,谁在乎呢,文明的脚步又开始走动,人类还会在这颗蓝色的星球上生活更久,更久。  

  

  

——后记——

  

阿尔弗雷德·F·琼斯,19岁,唯一国国民,基因国籍:美/国。

大清早,阿尔从床上跳起来,在意识到自己二十分钟之前把闹钟摔烂了之后,匆匆忙忙地爬起来洗漱,并把那张印着他身份资料的磁卡随意揣在胸前的口袋,便往唯一国国务大楼奔去,昨晚熨好的西装被他折腾得皱皱巴巴的。

  

唯一国的人格消失之后,唯一国上司倒也是待他不薄,看他变为了一个普通人,便顶着张臭脸给他弄了现在这张所谓的“身份证”,并同意他可以直接到国务大楼谋份他喜欢的工作,毕竟“19岁”这个资料摆在那几个知道他身份的人眼前非笑死不可。

而他也做好迎接崭新生活了,带着历史记忆的厚重感的,有限的生命。


  

气喘吁吁地总算是到了大楼下,阿尔一眼就望见大楼一楼的大门前站了一位已经开始急得跺脚的男人,他擦擦脑门上的汗,笑脸盈盈地走上前,却发现眼前的人有那么点眼熟。

 

“你好你好,抱歉我来晚了点,我就是阿尔弗雷德,今天开始来这边上班。”

  

男人收敛了一点愠怒的表情,好让自己看上去礼貌一些。

“你好,我是人事部的,上面让我来接应你。”说完男人又上下打量了阿尔弗雷德一番,说道:“没想到会是这么年轻的,因为上面说把你带到人事部然后让你随意挑选工作,我还以为......”

  

“还以为会是个更加成熟稳重的大叔?啊哈哈哈~别看我这样,hero我可是什么都做得来哦!”毕竟活了好几百年了,虽然这话不能说出口。阿尔打趣说着,不去在意男人有些质疑的目光。

  

“恩...啊,总之我再自我介绍一下,刚才说过了,我在人事部工作,我叫路德维希·拜尔修米特,第二国籍德/国。”男人又正经地整理了一下他金色的大背头。

“路...路德维希?”阿尔细声重复了一句,总觉得....有点耳熟啊。

“我先带你去人事部,你的工作需要到那里交由主管亲自分配。”

“啊...好......”阿尔挠挠头,他总觉得眼前这个人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却像是躲在记忆房间的死角一样够不着。

  

  

路德维希带他乘上电梯,在21楼时停下,走进来一个看起来很沉稳的黑发男人。男人一进来,上前便向路德维希打招呼,并很快注意到他身边的阿尔弗雷德。

“路德维希先生,这位是?”

“啊本田,这是新来的同事阿尔弗雷德,我正要带他到人事部去。”

“哦~”本田略微惊讶地张了张嘴,带着赞许的语气道:“您就是那位备受上头重视的新同事啊,这可真是...没想到是这么年轻有为的青年!”

“过...过奖了......哈哈...”阿尔的手心开始出汗,有什么要发生了,他不知道自己是恐惧还是兴奋。

“在下是本田菊,第二国籍日/本,现在在宣传部工作,以后还请多多指教。”说着本田露出一个温婉的微笑,倒是缓解了一些阿尔心头的紧张感。

  

到了34层时,本田轻轻摆了摆手:“那么,在下就先走了,阿尔弗雷德先生,希望下班有机会可以给您办个迎新会。”

阿尔弗雷德还没怎么反应过来,路德维希也就简短地说了再见。

  

  

电梯门打开时,门前匆匆走过两个人,不如说像是追逐,只是不能在大楼走廊上跑起来。

  

“小耀~拜托了嘛~”

“不行!给你们拨的经费已经够多了!说什么我也不会再给你们部门拨款了!”

“小耀~~”

“不行!!”

  

刚走出电梯门的本田顿了一下,也追了上去。

“布拉金斯基先生!请你不要再给ni...王先生添麻烦了!”

“小菊...?”

“Korukoru~”

     


关上的电梯门把之后貌似混乱的场面给阻断了,阿尔捂着打起鼓点的胸口,结结巴巴地问:“刚...刚才那两人是...?”

  

“啊,是国防部的伊万·布拉金斯基先生和财务部的王耀先生。说来也奇怪,眼下国防部明明不需要投入多少资金,却经常看见伊万在向财务部哭穷,不知是怎么回事。”

  

“......”砰砰作响的心跳已经让阿尔弗雷德听不见更多的话语了,之后的路程他的头脑都放空的状态。

  

更加久远的记忆被不断的唤醒,而这一点点思考,在他走进人事部的那一刻彻底断线了,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

  

一个在人事部内忙前忙后的身影在注意到他之后,不满地哼了一声,慢慢走过来,又是露骨地上下打量了阿尔弗雷德一番。

“哼,上面就给这么个小鬼随便挑工作的机会?把我们人事部当什么了......”

“柯...柯克兰先生!”路德维希在旁边小声提醒,生怕他们“任性”的主管招惹到这位“贵客”。

  

“嘁”他傲慢地歪歪头,极不情愿地伸出右手,“亚瑟·柯克兰,第二国籍英/国,人事部主管。”

  

下一秒,亚瑟,路德维希,甚至是整个办公室都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或者说——暴风雨前的宁静。

他们的主管,突然被一个陌生人紧紧抱住,牢牢地拥在怀里。

  

路德维希感觉自己好像眼前一黑,向后退了半步,剧烈的胃疼涌上来,差点让他背过气儿去。

  


  

  

之后的事情无需多言,阿尔弗雷德他崭新的人生里,真正变得有意义起来,那就够了不是吗。

  

末路上的伙伴,其实一直在守护着他,他从来不是孤单的,未亡人。

  

  


  

END  


评论(10)
热度(58)
  1. 松尾梨华Akamiu__ 转载了此文字
    太棒啦!!

© Akamiu__ | Powered by LOFTER